平凡文学 - 修真小说 - 仙路杂货铺在线阅读 - 第54章 就是要弄死你!

第54章 就是要弄死你!

        殿前广场上的众人一听到苏若白的声音,纷纷扭头看来。

        可还未等苏若白飞身下落,一柄飞剑便从人群之中射出,直向着他射了过去。

        一看有人偷袭自己,苏若白怒火再添一分,当即攥紧右拳开始蓄力,高声喝道:“无物不破,无坚不摧,给我破!”

        “破”字喊出的同时,他猛地一拳轰向急射而来的飞剑。

        只听到“砰”的一声巨响,那飞剑被他一拳砸得粉碎,而他也因为飞剑的强劲力道,震得退出了十米开外。

        一拳便将飞剑击碎,在场的众人无不为之一惊。

        很快,人群之中便有了议论声。

        “区区筑基中期,怎能将飞剑一拳击碎?这小子莫非隐藏了修为?”

        “只怕不是隐藏修为,而是身具超强神通。你没看到他一拳击出,似有雷霆之力一般,这一拳很不简单啊!”

        “怪不得敢杀烟雨门的少主,看来是个狠角色啊!”

        人们议论纷纷,玄剑宗的宗主也忍不住地多看了苏若白一眼。

        玄剑宗宗主看上去不过三十多岁,风度翩翩,而实际上他已经五百多岁了。

        修为达到元婴期,寿元可达千年,只要在寿元终了前突破到婴变期,寿元便可再增加一倍,延至两千年。

        他现在就已经达到了元婴后期,说不定百年之后就能突破婴变期,到那时玄剑宗就不仅仅是北灵山宗门之首,甚至都可角逐中神州第一宗的名头了。

        他理了一下额前垂下的两缕白色发丝,然后露出和煦的笑容道:“你应该就是清水门的苏若白吧?小小年纪就达到了筑基中期的修为,后生可畏啊!贾道友,这里是玄剑宗,还请你卖本尊一个面子,在事情没有搞清楚之前,望你不要再突施冷箭,如何?”

        玄剑宗宗主口中的贾道友,指的就是烟雨门的老门主,刚才那把偷袭苏若白的飞剑,便出自他手。

        虽然杀子之仇不共戴天,可这里毕竟是玄剑宗,玄剑宗的宗主又在这儿,即使他有满腔怒火,也只能暂时压下。

        “好,那老夫就给宗主一个面子。事情若是查清,还请宗主不要阻拦,老夫要亲手将这贼子碎尸万段,告慰我儿在天之灵。”

        说到这里,他已经是咬牙切齿,一双老眼之中满是杀意。

        玄剑宗宗主没再理会他,而是再次向苏若白说道:“苏小友,你先下来,本座有些话需要问你。”

        苏若白听此,冷哼一声,当即飞身上前,撤下飞剑,就这么落在了玄剑宗宗主的身前。

        玄剑宗宗主微微一笑,然后问道:“烟雨门的贾云以及三位金丹,可是被你所杀?”

        苏若白冷冷回道:“是又如何?”

        玄剑宗宗主淡然一笑道:“欠债还钱,杀人偿命。你可信服?”

        “当然信服,但你难道不问问我为何杀他们吗?”

        玄剑宗宗主呵呵笑道:“好,那你倒是说说,你为何杀他们?”

        苏若白当即将来时就想好的台词说了出来,“他们上门挑衅,要杀人夺宝,后为我的灵器所杀。你且说说,我还需要偿命吗?”

        “简直是一派胡言!我儿和几位弟子本是去找兰若,是你从中阻挠,进而大打出手。杀你夺宝?真是笑话!就你那破店之中,还能有什么宝贝?”

        未等玄剑宗宗主开口,烟雨门的门主就忍不住地驳斥起来。

        苏若白一听此言,当即回怼道:“我的店内没有宝贝?真是笑话!我的杂货铺在北灵山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你说没有宝贝?那我问问,上品灵器,是不是宝贝?”

        一听到上品灵器,在场的众人皆是一惊,就连这玄剑宗的宗主都露出了惊讶之色。

        “苏小友,你当真有上品灵器?”

        苏若白高昂起头,冷冷地道:“那是自然!想我堂堂天下第一炼器师,区区上品灵器,又算得了什么?”

        三合派的老掌门听此,当即插嘴道:“你说你有上品灵器,可否拿出来让我等瞧瞧?”

        苏若白不屑一笑道:“我若是拿出来了,难道就不用偿命了吗?难道这烟雨门的老东西就能放过我吗?”

        这一问,倒是把在场的众人都给问住了。这可是杀子之仇,又岂是说了就能了的?

        玄剑宗宗主也有些为难,他扭头看向烟雨门门主,开口笑问道:“贾道友,你怎么看?”

        烟雨门门主怒哼一声道:“我怎么看?老夫的儿子都死了,难道他拿出一件上品灵器,老夫就不追究了吗?天底下可没有这样的好事,老夫定要让他血债血偿。”

        玄剑宗宗主听此,轻叹一声道:“说起来,你儿子和你弟子前去夺宝,反被人杀,这种事也不能全怪苏小友。但本座也能体谅你的心情,换做任何一个父亲怕是都不能接受儿子被杀的现实。这样吧,你们的事情你们自己解决,但仅限你们二人之间,不能牵连清水门,你看如何?”

        烟雨门门主冷冷地道:“冤有头债有主!是他杀了我儿子和弟子,与清水门无关。老夫今日只杀他!”

        苏若白一听此言,不由得心中一喜,他最怕的就是自己的事情连累师门,这烟雨门的老头儿既然要跟自己单独解决,那最好不过了。

        “好啊,你既然只杀我,那你们还捆我师兄做什么?把我师兄给放了!”

        玄剑宗宗主听此,立刻扭头看向烟雨门门主。

        烟雨门门主话都出口了,也不好不放人,当即向自己的弟子挥了下手。那弟子走到被捆的白羽真人身前,大手一挥,那捆着白羽真人的法器金绳立刻松开,直接飞入了他的灵袋之中。

        一看自己的掌门师兄脱困,苏若白赶忙快步走上前去。

        “大师哥,你没事儿吧?他们有没有伤害你?”

        白羽真人听此,摇了摇头道:“无碍,只是些皮外伤罢了。小师弟,是师兄无能,护不了你。不然的话,你也不用为了我只身犯险。我……”

        说到这儿,这老头儿竟忍不住地掉起眼泪来。

        苏若白见此,不免心中有点儿难受,可他还是努力露出玩世不恭的笑容,满不在乎地道:“大师哥,你哭什么啊!来,别哭了,有师弟罩着你,再也没人敢欺负你了。就那老王八蛋,等会儿我就弄死他。”

        他的声音可不小,好像是故意说得这么大声似的。

        一个小小的筑基中期,要弄死一个堂堂的元婴中期?这恐怕将成为今年北灵山最大的笑话了。

        但是不是笑话,很快就能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