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 - 其他小说 - 领主能看见备注在线阅读 - 0064章:归途插曲

0064章:归途插曲

        马蹄声在弓箭射程外停止。

        亚当抬头看到七个骑手——四个黑色胸甲,是泰冈达款式,三件银色复式甲,是安东维森风格。

        杜亨拦住气势汹汹的骑兵,独自下马往林区走来。

        行至半道,卸去钢剑,将其插在原地。

        这片地方,随便哪个灌木都能躲人,埋伏的概率实在太大。

        自己只是来接人质,没必要增添伤亡。

        “她在哪儿?”

        杜亨问。

        亚当让开身子。

        从这里望去,能看见有人侧卧在树荫里休息,身上披了条毯子。

        “给我透个底,她会活下来,对么?”

        “想想你当时说的话,如果我们带回尸体,那就是泰冈达逼得太紧,还是会算在我们头上。”

        杜亨叹口气,心底非常复杂,继续说道。

        “会的,领主还不打算对安东维森宣战,她会平安无事,被保护得非常好。”

        当他被领主告知那些安排背后的深意时,非常震惊,同时也对亚当感到愧疚。

        但杜亨从城里追查痕迹出来接人,细思当中,才发现眼前这个年轻人似乎已经窥到真相,并且从棋子身份逆转到谈判桌上,借此活下来。

        “你很恐怖,我就不祝福你了,那些没有脑子的悍匪和怪物,应该伤不到你。”

        杜亨看着对方解开栓绳,翻身上马,就这样蹿上小径,没多久便被树干和丫杈挡住视线。

        蹄声渐远,偶有笋尖鸟掠起。

        亚当除了最初发问以外,便再没有说过其它话。

        人质已经放回,囚徒也要逃亡。

        ……

        亚当有独自应付谈判的勇气和把握,所以留下来断后。

        不过幸好,阿诺德是个聪明人,选择见好就收。

        队伍已经提前让他们去前面做足痕迹和布置,以免接下来转向据点时,被人跟踪到马修村方向。

        “说起来,我是不是该给据点起个名字?”

        刚刚想到这里,备注居然也跟着浮现出来。

        【未尽的事务:领地名称】

        【他们栖身在哪儿,为何骄傲,残留灵魂的石碑又竖在哪片土地上?】

        亚当结束思考,发现已经接近集合地。

        他纵马奔上山坡,在灌木和小片凹陷地里找到佣兵和肖恩他们。

        【队伍:11】

        酒馆招募才能算是追随者,卢卡始终被计算在队伍内。

        资质所限,略微无奈。

        壮汉们脸上带有未知和希望,他们是从绞刑架上偷跑的尸体。

        对待未来,如同对待新生儿那样,有些不安和茫然,那种手足无措被压在心底,并且将方向选择权交在这位先生身上。

        “先生们,我必须再次强调,这是个选择。”

        亚当勒马开口,从这些壮汉脸上挨个扫过,继续道。

        “如果你们跟我走,会活得有些不同,曾经那些习惯和观念,我希望已经陪着尸体烧了个干净。

        在带你们回到我的地盘前,先得讲清楚规矩。”

        他顿了顿,等待他们把精神集中起来,这是个严肃话题。

        “那里没有奢华,但足够安定。你可以放下武器去期待每个季节的收成,但是生存和工作永远不会分开。

        没有人会提起你们的过去,这是个全新的未来。

        所有那些上不了台面的腌臜事件,比如偷窃财物、敲诈勒索、强暴妇女……

        如果有人敢碰,绞绳可能套不进他的脖子,但我必将卸下他的脑袋。

        怎么选,先生们,离开这里,找个镇子继续鬼混活下去?

        还是,跟我走?”

        佣兵们没有多少犹豫,纷纷低头发呆,那种潇洒日子最终能等来的,只可能是肉眼可见的结局。

        如果最开始,他们有个稳定活计,或者土地赋税少上几成,也不至于去碰那种灰色交易。

        【佣兵忠诚度上升】

        “很好,你们以后需要保护的东西还很多。但现在,你们先保护好自己骑的战马,因为这是你们第一份私有物。”

        【队伍中的佣兵x10升级为骑兵(消耗战马x10)】

        【队伍中的骑手(卢卡)升级为骑兵(消耗战马x1)】

        【战斗力和纪律性,足够数量的队伍,才能撑起领主威严。】

        灌木顶部被撞开,队伍从低洼处鱼贯而出,这才正式踏上回到据点的道路。

        亚当思索着未来方向:商队已经开始行进,经济终究是个漫长的过程,目前钱货用来丰富据点建设就好。

        粮食也在采买,等到这批人手足够老练,就去更远的地方狩猎。

        在雪花落下前,夯实粮仓,等到明年,希望会和春天同时到来。

        他分神去观察骑兵们的数据,这些人被生死打磨掉棱角,自己仅仅只是约束了纪律。

        不得不说,他们身手要比那群流民强太多,能够混迹灰色地带至今,多少都有些过人之处。

        如果据点起个名字,想必那些骑兵,就能够加上所属,就像【泰冈达】【安东维森】那样。

        这就是火种,能够让队伍更加强大起来。

        再去招募和扩建,不断添柴加灶,慢慢夯实据点。

        亚当皮手套握拳,感受到领主戒的存在——这东西,自己了解得还不够。

        他不经意地呼出浊气,这场奔波有些疲惫。

        脑子里突然浮现出简。

        这并非源于某种邪念,而是当你浑身沾满鲜血,会不自觉地对干净事物产生向往。

        远远望一眼,让精神压力有个缓缓流泻的缺口。

        “嗯?”

        亚当再次勒马停下脚步。

        地图上有个蓝色“?”,距离不远,在路边某处。

        【意外从不提前通知,可能是个悲剧,也可能是个礼物,再或许,是个线索。】

        他们沿着车辙、血迹,挨个走下斜坡。

        这里似乎爆发过某种激烈争斗,某些恐怖的怪物曾在此发动袭击。

        翻滚痕迹从大道延伸至坡地,最终停止于溪岸边。

        亚当已经看到马车倾覆在地,那是个结实庞大的货箱,至少需要两匹马以及四个商人才能运输。

        枝丫断口崭新,血液在石块附近溅得到处都是。

        除了尸体,还有不少蓝皮生物在附近翻找,似乎在争夺某些残肢。

        【水鬼x6】

        亚当从树林阴影中踱步到阳光下,钢剑离鞘声在他身后连片地响起。

        水鬼们肤色蓝中带绿,肚脐附近泛起鱼白,又夹杂着新鲜肉块那种猩红——从头到尾,透着危险。

        它们抬起头颅,碎肉从嘴角滑落,眼珠外突,却歪头在空气里寻找方向。

        怪物兴奋地冲上来,像是争抢玩具那样争先恐后。

        然而,钢剑照头劈了下去,风暴般的攻击接二连三地落在它们身上。

        谁是猎物,谁是盘中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