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 - 其他小说 - 领主能看见备注在线阅读 - 0037章:公主,咖啡,女顾问

0037章:公主,咖啡,女顾问

        嗖!

        钢制倒刺箭扎进树干,树皮蜷缩起来,暴露出糙壳虫的本质。

        飞鸟惊掠而起,落在房檐边,窥探造景精致的庭院。

        凯茜·朗佳尔撩开深灰色披肩卷发,这位被即将嫁给深庭领主的女人以繁花瞳和惊世美貌闻名。

        纱裙只到腰部,上身除了绸缎裹胸以外,什么都没穿。

        女式内衬设计者,很少有考虑过拉动弓箭的情况,因此她褪下那碍事的华服,在这处庭院里温习技艺。

        玉臂舒展,呼吸匀称,线条从肩胛到腕部都美若艺术。

        呼~

        箭矢已经在停留在弓上许久,绷弦发出咿呀声,汗珠汇集在下巴上,眉头轻蹙,胸腔起伏。

        她沉浸在这种极其磨人的等待里,将注意力转移到肌肉酸楚中,以此遗忘脑中的烦心事。

        哗啦啦。

        花坛发出摩擦声,黑猫抖着胡须跃进视线。

        嗖!

        箭矢破空而去,精准穿透猫身。

        但它步态依旧优雅,在阳光下快速跑过,跃上台桌,在书卷堆砌出的围墙里舔舐爪子。

        中年女士轻推眼镜,发型和唇色都自带韵味。

        她用小指勾动翻页,目光留在贝爱兰诗词集中,伸出右手抚摸猫背,力道巧妙,在享受触感的同时,不打断它清洁爪子。

        “你答应过要对房间负责,除了暴躁我没看到其它东西,是吃到什么劣质药剂了吗?”

        封皮典籍和文献充塞每个清漆木架,卷轴和纸张散落在地。

        造成这一切的家伙,现在正毫无顾忌地解开缚结,绸缎失去压力,轻飘飘地散开,被她搭在靠凳上。

        “我心情不好。”

        “亲爱的,这不是你可以向咖啡射箭的理由。”

        凯茜赤裸着等待,中年妇女仅抬抬手,就挥出清风,将对方身上的汗滴吹干。

        “有什么关系,箭矢上刻着铭文,这种带秘术的玩意儿根本碰不着咖啡。”

        她屈膝蹲下,也想从抚摸动物中得到快乐,但是那布满阴郁的表情却让黑猫嫌弃,提前躲闪开来。

        “我就知道,咖啡从没喜欢过我,你也是,我该向您致敬的,泰冈达首席顾问。”

        娜吉雅是研习秘术与魔法的佼佼者,曾任职于安东维森皇家学者,并兼客座教授,以及小公主凯茜的理论教师。

        她离开那片繁华大地已久,辗转结识阿诺德,并定居于泰冈达。

        但凯茜和她依旧有着母女般的情谊,因此在事情发生以后,那个曾在皇家庭院里抱着她哭泣的姑娘,首先想到的,就是来泰冈达。

        朗佳尔王上显然知晓此事,并且给予信任,并没有派任何军队赶往这里。

        娜吉雅低头,视线从眼镜上方投向那个正穿起华服的姑娘。

        “说实在的,听说你愿意结婚,我感到很意外,还有,为什么那个护短的国王会同意请求?”

        “是我自己答应的。”

        “你爱那个小伙子?”

        “胡扯,”

        凯茜盘腿坐下,开始温习冥想课程,但是嘴巴仍旧发泄着积郁。

        “我根本没见过那人。”

        娜吉雅镜片泛光,以她对这孩子的了解,居然有了某种不好的预感。

        “亲爱的,告诉我,你是不是觉得自己长大了,想要划片土地当个传奇女领主?”

        凯茜紧闭的眼睛跳动了一下。

        女顾问继续分析道。

        “让我猜猜,朗佳尔先生没有同意,而正巧某个觊觎你美貌的强大附庸提出求婚。”

        凯茜呼吸急促,冥想已经被彻底打乱,她身形垮塌,手撑膝盖,揉捏着额头,似乎正陷入某种苦恼。

        “呵呵,然后,你赌气答应,但是又很快后悔,盟约和王国颜面被你彻底冒犯,你不敢回家,只能跑到我这儿来……”

        凯茜悄悄抬起头,像个被揭穿劣迹的孩子般委屈,目光接触,发现那位前皇家学者此刻已经合上书籍,并摘下眼镜。

        “我猜对了多少?”

        娜吉雅面色严肃。

        “大概是,全部……哎,您别摆出这样的表情呀,我现在不是来向您求救了吗?如果您没有离开,我不会做出这种蠢事的!”

        “如果我还在安东维森,你现在应该趴着睡觉!”

        她在房间内踱步,脑中已经有了打算,先找那些以才华和风流而声名远扬的游吟诗人,在贵族之间散播些消息。

        正巧现在安东维森有军事活动,在摩擦结束之前,还有可以操作的余地,想办法解除婚约是个很好的主意。

        事实上,如果朗佳尔王上并没有认可此事,那么凯茜仍有更换结婚对象的权利。

        “我说呢,那群野狗怎么全跑到这儿来。”

        这就解释清楚了,为什么周围有那么多贵族涌进这次竞技大会。

        他们显然已经打听到这个消息,妄图在这个关键时期摘取芳心,觊觎这张美艳容颜背后,那庞大的王国底蕴。

        “女士,您知道咖啡把箭送到哪儿去了么?”

        凯茜深知自己闯祸,但却仍在承受范围内,因此并不过分在意,此刻已经抱起咖啡,在房间里四处翻找起来,混乱变得更严重了。

        它并不是猫,而是某种遗留下来的珍稀地灵,现在已经不多见。

        这种生物身子里淌着上好炼金催化液,是奥秘里走出的神话,和那些魔法过敏者一样,都属于特殊体质。

        它们的天赋在于感知秘术并永不被其所伤,简单些的操作和把戏,玩得比某些学徒还精。

        民间将黑猫列为诅咒和不祥之兆,究其源头,就是这种天生自带的能力,还有那遭人嫉妒的优雅。

        “哦,在这儿。”

        凯茜拉开精巧小木箱,刚才穿透咖啡的箭矢正安静躺在最上面,钢制箭头精巧锋锐,上面的铭文刻痕清晰,浸润过药水,加持过秘术。

        “女士,其它东西是什么?”

        “城里的炼金术学徒和秘术室经常诞生些失败品,咖啡夜里散步的时候,会把它们都没收起来,别乱动,我回头处理。”

        “心血被换走,他们不会搜查吗?”

        “哎,亲爱的,你真该好好听课。咖啡比你认真得多,它会留下足够安全的代替品,防止那些家伙把命搭上。”

        凯茜点点头,比起令人昏睡的典籍知识,她更喜欢弓箭。

        黑猫被轻轻放下,迅速跑开,箱子里面的东西都令它不安。

        如果,她翻找得更仔细些……

        就能在杂物之中发现,和父亲手上那枚完全相同的戒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