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 - 其他小说 - 领主能看见备注在线阅读 - 0025章:纠结的斯拉维奇人

0025章:纠结的斯拉维奇人

        “我必须离开这里。”

        这是肖恩自我介绍后说的第一句话。

        “那就滚出去,你个白眼狼!”

        中年酒保忍不住怒吼,却又马上喘息着观察领主大人的表情。

        心想,只要亚当表个态,他就能把小男人抡出去,顺带让民兵打断他的腿!

        “我,我……”

        肖恩脸色酱紫,结巴半天,表情在愤怒和服帖中变换,视线在酒保和领主之间来回挪移,语无伦次地强调着。

        “我尊敬您,亚当先生,这就是我烦恼的地方!”

        “我知道。”

        亚当轻点额头,目光中透着信任,因为他已经看到备注。

        【落魄税官肖恩·布拉格】

        【态度:尊敬】

        【特长:筹算,商况】

        【独白:虽然领主慷慨而伟大,但我不能呆在这儿。】

        “我想离开,并非对您有任何不满,相反,我比谁都敬佩您,我向鹄鸟神起誓!”

        小男人冷静后再次缓慢地倾诉着,语速和表情找不到任何漏洞,虔诚得像是领主信徒。

        亚当眉毛一挑,发现话题。

        “鹄鸟神,你是斯拉维奇人?”

        他们的祖先发源于南方内陆,那里山脉林立,湖泊纵横,据说整个民族天赋异禀,孩子机敏,老人智慧。

        这样的民族遭到嫉妒,巴修大蛇没收了他们的水源,连绵的大山在一夜之间化为黄沙,也就是如今,日夜回响哀鸣的“斯拉维奇荒漠”。

        而这个离开故土的民族也就此走上历史舞台,他们沿着海岸线分散,从渔业做到商战,建立商会和驿站。

        通过勤劳的脚步串连起整个南方,所有王国的经济路线,并且目前人类九成以上被普遍认可的贸易条例,都是斯拉维奇人定下的。

        在早年渔业发展当中,据说会有巨大的鹄鸟飞过港口,吐出金币洒满渔船,并叼走所有渔网上的货物。

        这就是他们民族的信仰之神。

        历史发展至今,这个民族辉煌的商业帝国,已经随着人类王国之间征战抢掠而落寞,如今只是游走于商道上,做些生意贸易。

        “您很博学,领主大人。”

        “呵,可是博学的领主却留不住一个落魄税官。”

        “您,您知道?”

        肖恩表情惊骇,镜框歪在脸上,有些滑稽。

        “你们民族精通运算和商业,这个年纪的人一定有份工作。你看看这个马甲,安东维森常服。”

        “肖恩……”

        他咽下红酒,继续说道。

        “你的脸虽然在山里挨饿有点苍白,但是没有跑马车的那种沧桑,手上没有老茧,做的脑力活。”

        亚当摇晃木杯,荡起漂亮的旋涡,却不会发出水声。

        “你随在流民群里,穿着贵族才用的尖头鞋出现在南方村落,除了替领主做下属村镇的税官,我想不到其它身份。”

        他每句话都能把肖恩的脑袋压弯。

        那个看起来精明的小男人,现在已经快磕在吧台上,蜷起腿脚,将破洞变形的鞋子藏起来。

        “您太聪明了大人,我为此深感惭愧。我腆着脸随您到这里,想着在规划上能够报答您的恩情,但是……”

        肖恩哽咽起来,表情难看,痛苦至极的男人在无声呜咽。

        亚当挥挥手,中年酒保不甘心地倒上半杯干红,他们一起听了段故事。

        本该死于悍匪阔斧的肖恩被亚当率领的流民所救,经历逃难,活着从山中走出来。

        荣誉,智慧,慷慨,英勇,怜悯。

        肖恩看到,在贵族书籍中所宣扬的骑士五德,全部体现在亚当这个穷酸领主身上。

        最后的选择时,落魄税官留了下来,他放弃回到安东维森,想要展现才华,在据点规划上大展拳脚。

        但是他很快就失望了——亚当的脑子简直见鬼,对大局规划的把控丝丝入扣。

        你能想象吗?

        石子路的据点,他居然能改出马道和货站,木屋分区划线留出的发展空间,比镇子里的都大。

        肖恩还在计算用水量的时候,亚当连排水沟都挖完啦!

        甚至分餐制,公共浴室,轮班调换……

        现在他娘的还在挖储粪坑,据点连颗种子都没有,但是领主已经开始囤肥,泰冈达都还有人当街泼粪呢!

        肖恩不断改稿,不断崩溃。

        想象当中,他应该是自豪地拿上方案,去领主大人面前邀功,成为改建家园的中坚力量,现实却是折服于领主的才华。

        肖恩郁郁寡欢,他们是商人民族,懂得物物交换,既然无法报答恩情,自然不好意思接受帮助。

        所以,他不愿意交流,不愿意让人替他洗衣服。

        “先生,如果不是今晚您累得倒下,我会怀疑您不是人类。”

        “管好嘴巴。”

        中年酒保厉声呵斥,但他听得出,这个小男人在赞美领主。

        肖恩失落许久,眼神中又燃起斗志,他盯着亚当平静如夜的侧脸,做出告别。

        “我无法容忍自己继续占用您的慷慨,我要离开这里!先生,在我临走之前,我已经找到回报您的方法。”

        他目光炯炯,言辞热烈,显然也是倍感骄傲!

        “那就是田地,树桩限制了据点发展对不对!没关系,我今天去下河谷看过,那里平坦的地方不少,如果花上半个月处理石头,肯定……

        嗯?怎么了,先生?”

        亚当伸出左手竖在对方面前,表示噤声。

        不同于以往沉思的模样,此刻他眉头紧锁,咬牙抿嘴,看向对方的眼神里充满了同情与不忍。

        但最后,亚当还是下定决心地点点头,喝空红酒,放下木杯。

        “肖恩,你……哎,跟我来。”

        片刻后,据点侧面,往河道方向延伸的林子里。

        亚当提起马靴,一脚踩在木桩上。

        那本该钉死在土地里的硬物,居然像草垛那样塌陷下去,仔细一看,满是松垮垮的木绒。

        他叹息着合上肖恩下巴,对方表情几近疯癫,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亚当左手背后,右手前倾,对着整片树桩比出邀约姿势。

        肖恩颤抖着冲上去,挨个跺上几脚,很显然——斯拉维奇人筹算顶尖,但是炼金术和秘术知识实在匮乏。

        他小声啜泣,却又停不下试探的脚步,最后的坚强以及潇洒报恩后离开的美梦……

        碎了。

        【态度:心如死灰】

        他哭得好大声。

        【显然,你从各种意义上折服了对方,但在为你所用之前,得先拯救他脆弱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