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 - 其他小说 - 领主能看见备注在线阅读 - 0019章:最后的选择

0019章:最后的选择

        笋尖鸟停在树梢,羽翼丰满,盯着路上走过的队伍。

        【队伍103(流民27,村妇16,民兵42,骑手18)】

        林海中未尽的事务在两天前结束,感叹号消失。

        【废弃的军阀据点(已占领)】

        马匹和物资被推上土坡,这里没有完整的房屋,坍圮和衰败的迹象明显。

        但亚当先生告诉他们,迁徙正式结束,生活要开始——这就够了,他们信任亚当。

        整理分工,操持过夜,每个人动作都熟练自然,脸上带着满足的微笑或者泪水。

        亚当骑着战马,遥望夕阳,半个月来,这是第一个让他安心的日落。

        他没有放松或者发呆,凝望着地平线,一如既往地思考着。

        “这已经是我的极限,最早离开的流民,已经踩在安东维森的领土上。或许还能再苟活几个,但已经没有多少离开那片大山的希望。

        更多人,长眠于地下,或者缓慢地游走于林海,却再也找不到未来的方向。”

        人们路过亚当身旁,都会放低声响,他的沉思帮流民度过无数个绝境,队伍尊重这个年轻人,胜过以往所有的信仰。

        所以,当夜间篝火升起的时候,亚当说要离开,大家都慌了神。

        民兵按照他的命令,用小刀切碎烟草,拿干燥的秸秆卷起来,并亲手递给他。

        呋~

        亚当吐出云雾,看着下面安静等待的人群,他们都知道“洞穴食物”的事情。

        这半个月里,亚当白天率队外出狩猎时,通宵站岗的哨兵都不敢休息,现在周围安全,也还是舍不得他离开。

        【态度:依赖信任】

        “哎……”

        队伍当中有传言,说亚当是现身的精灵,待他们离开危险就会消失。

        没办法,他们只是没见识的流民,这种无稽之谈居然渐渐被大部分人认可,也就导致现在的局面。

        亚当弹掉烟草,吐口痰,味道很糟糕。

        “这路上,我给过你们很多选择,现在,最后一个摆在你们面前。”

        他在石质台阶上站起来,俊朗的身形在夜风里给人安全感,身负钢剑和银剑(战利品),背靠据点里最大的主楼。

        “你们应该不认识这个东西,”

        亚当将【领主戒】掏出来,在火光中举高。

        “但请记住,我有昆迪亚大陆上最正统的领主身份!如你们所见,我名下的领土就是这处废墟,我仅剩的臣民就站在我身前。

        但我从未欺骗你们,我也用性命去兑现诺言。

        想要离开的人,到时候取走半个月的食物,往北半天脚程有个村子,泰冈达也在那个方向。

        我要带走所有的马匹和推车去‘洞穴’搬运食物,明天日出的时候回来。

        一个夜晚,选择吧,先生们。”

        ……

        路边静默着围观目送的人群,火把点亮前方,十多位骑手,带着马队,套好推车,绝尘而去。

        此时此刻,在马修村的酒馆里。

        晚餐被简端上桌,老杰米擦着手从后厨走进来。

        鱼绒塞进蛋壳里,在秸秆火堆中焖熟。

        “很美味,杰米先生。”

        “啊哈,对吧,我的手艺是和小混球他妈学来的,那才是能吃掉舌头的美味!我这个,差远啦!”

        老杰米看着如此努力的简,总让他想起去世妻子年轻时的模样,当时他们开玩笑说要有个女儿。

        “这个也能教我吗?”

        “当然!说实在的,简,你的天赋真好,软面包做得比我都香,我甚至想教你酿库哈酒!”

        “男人们最喜欢的那种吗?”

        “是的,他们会爱上你。”

        其实老杰米知道,简指的男人,并不是那些刻意来酒馆里套近乎的家伙,而是那位离开半个月的亚当先生。

        小年轻的爱情?他看着不像。

        这个孩子性格单纯,对亚当没有那种沉醉其中的渴慕,谈论起对方时,也不会幸福地微笑,反而是面露担忧和失落。

        她迫切地学着各种手艺,勤快踏实,有种拼命想证明自己价值的焦虑。

        说白了,她不像思慕英雄的少女,更像是追随领主的骑士,渴望站在对方身边,奉献自己的全部。

        好孩子。

        ……

        入夜,秋鸣叫唤。

        村里的灯火都渐渐平静,只有铁匠铺的熔炉还通亮。

        马蹄声在村外消失,骑手迅速将它套在桥上,身手矫健地翻进麦田,从漆黑的小道摸进酒馆。

        简在单独的房间里蜷缩身体,月光照在睡脸上,像是雨中受惊的兔子。

        窗口的光线被遮挡,来人轻手轻脚地合上锁扣。

        他握紧钢剑,在一眼看光的房间里来回走动,翻找每一处可疑的地方,检查水盆、地板、床下……

        亚当脱下皮手套,轻轻掀开,少女细肤光滑,暖意泄出。

        他合上被子,并收回寒光刺眼的钢剑,在木椅上坐下,盯着简的睡脸陷入思考。

        当他离开据点的时候,备注就弹出来。

        【最后的选择,领主的身份,落空的忠诚】

        亚当并不理解这个抽象的句子。

        不久前,从洞穴中出来,骑手正在搬运食物,他却在灰暗的地图上发现这个白色小点,游离在边缘,很难注意。

        他对照过后,才发现——这是马修村的方向。

        白色,在乌苏尔达文化中并不是幸运颜色。

        亚当怀疑是简遭遇什么不测,立马安排骑手返回,而自己纵马夜奔,摸黑赶到村里。

        “亚当先生。”

        床上的女孩睡眼朦胧,梦呓般的语言融入空气。

        “还是梦吗?”

        她露出微笑,看到椅子上坐着某个男人,翘起二郎腿,双手交叠,月光照亮半个身子,却偏偏藏起面容。

        但是简认得出,这种踏实和可靠的感觉,这种想要躲在他身后的冲动,就是那个人啦!

        亚当点点头,没有任何回答。

        “那好,你记得来接我……不要去大镇子,把我留下吧,亚当先生。”

        声音儒糯,眼睛微眯,细碎的话语飘荡在木屋中,融入月光。

        房间外,老杰米已经握紧柴刀。

        他是有阅历的酒馆老板,见过形形色色的混球,屋外布置的安全措施已经触发,痕迹显示——对方就在这屋子里。

        他小心推开房门,夜风穿堂而过,空旷的屋里藏不住其他人。

        “难道是狐狸吗?”

        老杰米嘀咕着。

        床上的简受冷,缩紧被子,眼窝挂着泪珠。

        战马飞快,载夜向南。

        亚当已经从新的备注中得到答案。

        【记住她,这是全世界最早对你献上灵魂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