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 - 其他小说 - 领主能看见备注在线阅读 - 0015章:廉价生命

0015章:廉价生命

        哗嚓!

        银剑刺穿提灯,它的框架突然摇晃起来,像是失控的马车在山路上颠簸。

        “啊!”

        亚当感觉到白雾扑面而来,正覆盖自己的胳膊,吃痛跪倒在地,紧闭双眼的同时,也发现自己健康值锐减。

        夜之妖灵也惊恐地惨叫,声音凄厉,枯槁的手不断拍打提灯,想要挣脱,但破碎的灯盏现在横插着银剑,却是牢牢吸住缠斗的双方。

        无形的漩涡出现在她那侧,女妖的身体开始扭曲旋转。

        亚当想松开手,同样也做不到。

        雾气喷薄而出,已经把他的手和银剑冻住,小臂上覆盖着薄冰,并在剧痛中逐渐失去右肢的知觉。

        【魂灯破碎,夜之妖灵将被吸收,填补缺损,失控的灵魂将你冻伤。】

        “亚当先生,您还好吗?”

        “我听着……像是,很舒坦的样子吗!?”

        他咬紧牙关,依旧回应着流民们的呼唤。

        “你舞技可真差!”

        亚当嘲讽地咬牙笑着,眉毛上已经附满白霜,肤色酱紫,整个人单膝跪在妖灵身前,像是月光下告白求婚的恋人——如果不是中间夹着一盏索命魂灯的话。

        妖灵显然被激怒,癫狂的舞蹈是它存在的意义,她腐烂的骷髅嘎嘎作响,叫嚷着伸出胳膊,想要杀掉这个人类。

        亚当腾出左手,一把拽住那恐怖的骨爪。

        “你可真单纯啊。”

        他阴沉的脸上写满威胁,在怨灵疯狂地挣扎中,将对方的手按在魂灯上,失控的旋涡此刻找到支点,稳定且高速地吸收着。

        唰!

        风口被堵住,夜晚回归宁静。

        砰!砰!砰!

        吊死在空气中的尸体们,像是树果一样掉落。

        “亚当先生,结束了吗?”

        “应该吧。”

        “您说什么?”

        然而亚当并未再回答,虚弱的身体发不出声音。

        【角色】健康值仅存一丝红条,刚才的“挑衅”是场豪赌,如果对方不上当,冻死的人一定是自己。

        【战斗结束,受伤无,阵亡18(流民7民兵11),声望15,灵魂20】

        亚当脸上感觉到温度,眼皮低垂,颓唐地昂起脑袋,右手保持着僵硬的动作,传来烫伤的炽痛。

        银剑像是沙子一样散落,均匀地撒在地上。

        薄雾似乎消失,营地周围的景物清晰起来,那熊皮还直愣愣地竖在中间,月光干净,草木葱茏……

        民兵们在长久的死寂中抬起脑袋,战斗已经彻底结束,他们用破布盖住阴沉的旧灯,才敢靠近最中间熟悉的背影。

        发现亚当跪在地上,已经失去意识。

        ……

        【未尽的事务:林海流民4天】

        亚当整整昏迷两天,在晨曦里醒来,入目还是熟悉的备注。

        【简易凉棚】

        流民们把衣物捆扎连接,用木杆撑起来,搭建出寒酸的棚子,并将亚当安置在下面,日夜轮班照顾,战马包裹里仅有的【伤药】全部都用在他身上。

        亚当赤裸上身,马甲被卸下,内衬撕成绷带缠绕着右臂。

        但自从他醒来后就没怎么说话,慢慢进食,陷入长久的思考当中。

        老杰米的细粉面包味道不错。

        旁边的女人递上放凉的开水,这是亚当的要求,哪怕再干净的河水都必须沸腾过。

        以前水源附近还有人伏下身子,经过前天夜里怨灵的袭击,他们已经学会倾听并牢记亚当的每一句话。

        “亚当先生,您再好好睡会儿吧。”

        【流民忠诚上升,民兵忠诚上升,村妇忠诚上升】

        亚当喝下发甘的水,长长地呼出气,像是在叹息。

        “我再睡,你们就把自己饿死了。”

        女人愣神地接过半块面包,那细麦粉的清香夹杂奶味,让人口水翻涌,连一句辩解的话都说不出口。

        有些事情,必须尽快安排。

        【食物5】

        “亚当先生!”

        民兵恭敬地致意,并递上清洗干净的皮甲。

        流民们亲眼目睹那可怕的伤痕是如何迅速痊愈的,因此对亚当能自如行走并不感到意外,甚至有种莫名的安心,将这两天的彷徨一扫而空。

        他掀开破布。

        【魂灯】

        【冥海的微光,炼金术士为它愿意花大价钱。】

        亚当转过身,地上整整齐齐地排列着十来具尸体,有男有女,眼窝空洞。

        “为什么它们还在这儿。”

        民兵走上前,用简单的语言和平静的语气表达着——这是最后的食物。

        事实上,同伴的尸体,支撑流民们走过这漫长且充满意外的旅程,几乎是大家都认同的道理。

        亚当不止一次,送别那些选择离开的流民,并在行囊中发现异常的肉块。

        生命并不高尚,当珍贵的温度流失殆尽,骨肉不过是沉默的物资。

        望着这些从山地困局中解救出来的流民,此刻正安详地躺在地上,亚当心里陷入诡异的平静。

        他无法接受这样的自己,更无法遵循这个世界的逻辑,去定义躯体的价值。

        “烧掉他们,然后埋在土里。”

        亚当主导的狩猎,在这两天里暂停,食物储备经不住四十余人的消耗。

        动物肉块被分食,所有人都知道这是营地能提供的最后一顿晚餐,但是没有人反对或者怀疑亚当的决定。

        火焰腾腾燃烧。

        【尸体变成焦炭,队伍吃尽了最后的食物,而你却带着他们踏上离开林海的道路。】

        亚当骑着战马,带领浩浩荡荡的人群离开这处山间平地,空气中弥漫着焦臭,无字木牌突兀地竖在翻新的泥土里。

        民兵们扛着简陋的武器,杂物、陷阱工具都分配到每个流民和村妇身上。

        “我们要找到一支悍匪队伍,如果谁杀死骑马的,接下来就不用走路。”

        亚当回头看去,队伍的步子没有慌乱,讨论声也没有传到自己这里,他们握着武器的手都还算有力,路边趁手的石块被人捡起……

        很好,这群家伙可以存活下去。

        “你做得不错。”

        亚当冷不丁地说着,马旁边的男人有些疑惑。

        虽然这人【资质】空白,不过是个毫无天赋的普通汉子,但这段时间他对亚当言听计从,并在每一次狩猎中获得成长。

        在食物短缺的两天里,战马包裹中的面包,连片麦皮都没少。

        说来有趣,这个民兵绑着绷带,是因为当初狼群袭击的时候被咬伤,亚当撕破内衬下摆为他包扎。

        而仅仅过了几天,内衬的其它部分,就被这个民兵亲手撕开,绑在了亚当冻伤的右手上。

        “它是你的了。”

        亚当抽出在磨坊摸尸得到的【钢匕首】,俯身递过去。

        民兵愣愣地接过,茫然地停下脚步。

        他凝视着手里的匕首,感受到钢材的重量,就在几天之前,自己还因为饥饿和窘迫放声痛哭。

        但现在,他从狼群、棕熊、甚至怨灵的袭击当中存活了下来,还即将直面凶狠强横的悍匪,内心却平静无比。

        他收起刀,在其他民兵火热的目光中快步跟上战马。

        “感谢您,慷慨的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