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 - 其他小说 - 我在豪门当夫人在线阅读 - 19、你还差得远呢

19、你还差得远呢

        说话的是冯夫人,要被去势的是她的小儿子,一家三个男人都被打断了腿她还怎么活?因此,原本战战兢兢不敢说话的女人这会儿也忍不住爆发了。卫长修和傅督军双双看向冯夫人,冯夫人拼命想要挡在丈夫和儿子面前,哭得涕泗横流,“督军明鉴啊,阿武是夫人的亲侄子啊,他怎么可能做那种事?他是个好孩子,是被人陷害的!”

        傅督军对这种母亲无脑溺爱儿子并没有兴趣,扭头对卫长修道:“人你可以带走,留条命就行了。”

        “督军?!”冯夫人终于有些歇斯底里了,尖声叫道:“冯家可是夫人的娘家,卫长修这么不给傅家面子分明是没将督军放在眼里,他其心可诛!”

        “住口!”一个声音厉声斥道。

        说话的不是傅督军也不是卫长修,而是带着傅钰城走进来的傅夫人。

        傅督军看到傅钰城的模样,脸色又是一沉。傅钰城的模样着实是不适合出门见客,脸上又肿又青紫不说一条腿还有些瘸,虽然不严重吧,但身为傅家的嫡子这模样着实是有些丢人。

        卫长修微微抽了一下嘴角,到底给傅督军面子,打开手中把玩着的象牙折扇遮住了微勾的唇角。

        其实傅夫人和傅钰城又何尝不知道这个模样不宜见客,但是傅夫人却不得不带着傅钰城来。

        傅督军在家事上很尊重傅夫人,却从不让她插手外面的事情,傅夫人若是想要在傅督军跟前说话有分量,还得加上儿子才成。至于傅钰城,纯粹只是认为这是自己身为如今傅家唯一的嫡子该得的。

        傅督军是个很自我的人,从前有傅凤城在,别的儿子谁也在他面前出不了头,更何况傅凤城能力卓绝,又是嫡长子名正言顺。傅家其他儿女可以锦衣玉食,但对外公认的傅家少帅只有傅凤城。

        如今傅凤城废了,傅钰城自然迫不及待地想要让人知道自己在傅家的地位。

        而卫长修,也绝对是足够分量的人。

        “妹妹?!妹妹,救命啊!”

        傅夫人冷眼扫了地上的兄嫂侄子一眼,走到卫长修跟前微微欠身道:“冯家的事…让卫先生见笑了。”

        卫长修起身让开,一合手中折扇笑道:“督军夫人说笑了。”显然是不肯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傅督军皱眉看着傅夫人,也觉得傅夫人是异想天开。若是他傅家的姑娘受了这样的罪,他早就带人直接将人给碾平了,卫长修已经算是客气了。

        傅督军沉声道:“行了,这事我已经跟卫贤侄谈妥了。你一个妇道人家就别插手了。”

        傅夫人垂眸,恭顺地道:“不知老爷和卫先生是怎么商量的?”

        卫长修重复了一遍,旁边傅钰城开口道:“卫先生,事情已经发生了,就算真将他们打死了也无济于事。不如大家各退一步,何必伤了和气?”卫长修的目光落到傅钰城什么,看着他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便淡淡移开了。

        面对傅夫人卫长修好歹还回了一句,面对傅钰城却干脆连话都懒得说了。

        傅钰城眼眸微沉,“卫先生有什么要求尽管提便是了,冯家毕竟是傅家的外家,大家和和气气地不好么?”

        卫长修直接看向傅督军,傅督军道:“行了,贤侄…这几个人回头我让人给你送过去,还是那句话,留条命就行。”

        卫长修立刻换了一张笑脸,“还是督军公道,如此晚辈就不打扰了。告辞。”

        傅督军点点头,“老四,送卫当家出去。”

        傅钰城沉默地点了点头,对卫长修比了个请的手势。卫长修轻笑点头,“多谢四少。”

        出了大厅,两人之间气氛顿时有些冷凝起来,傅钰城盯着卫长修沉声道:“卫先生,有时候…太傲气了不是什么好事。”

        卫长修一怔,突然笑了起来。

        侧首朝着前方望去,不远处的路口徐少鸣正推着轮椅朝着这边走过来。卫长修突然微微倾身靠近了傅钰城,“四少可知道,今天的事情如果是傅凤城,他会怎么说?”

        傅钰城不语,卫长修道:“他会说…你敢动他们一根毫毛,我就带人踩平你卫家在南六省所有的铺子。”伸手拍拍傅钰城的肩膀,“懂了吗?四少。你跟傅凤城比,还差得远呢。”

        说罢也不理会傅钰城,卫长修只留下一声轻笑举步朝外面走去。

        路过傅凤城身边的时候,也只是微微停顿了一下脚步点了点头并未再多说什么。

        “大少?”徐少鸣扶着傅凤城道。

        傅凤城思索了一下道:“回去吧。”

        “大少不去见督军?”

        傅凤城道:“不必了。”

        “是。”徐少鸣将轮椅调转了方向,重新从来处而去。

        傅钰城望着前方两人离去的背影眼神阴沉,再加上他那张青紫交错的脸,更是吓到了不少过往的下人。

        大厅里,傅夫人没有理会倒在地上的冯家人,坐在下首望着傅督军沉声道:“老爷,这事不能这么办。”

        傅督军不耐烦地道:“冯家干下这样缺德冒烟的事情,老子能怎么办?告诉卫长修,这是我大舅子和侄子,不管他干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你也不能动?”被丈夫这么毫不留情地指责自己的娘家,傅夫人脸上也有些难堪。

        “督军。”傅夫人沉声道:“这几个是不争气给督军丢了面子,但是…但是再怎么样他们也是凤城和钰儿的外家,您这样做,让他们兄弟俩以后还怎么见人?”

        傅督军冷笑一声道:“如果是阿言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你也这么说?”阿言是傅家三小姐傅安言,今年二十四岁,嫁到了外地。傅夫人生了两子一女,傅安言就是那唯一的女儿。

        傅夫人脸色顿时惨白,“督军,你怎么能这么说?!”

        傅督军沉默,他也是一样疼爱女儿的,自然也不想诅咒自己的女儿。

        “行了,这事儿你就别管了。我自有主张!”

        傅夫人咬牙道:“督军就这么急着大义灭亲?你至少容我几天时间,说不定卫家那里……”

        傅督军问道:“你觉得你能说动卫长修?”

        傅夫人沉默,眼中却写满了固执和坚持。

        傅督军挥挥手道:“行,你既然这么有信心我留他们七天。”

        傅夫人闻言方才松了口气,“多谢老爷。”

        地上的冯家人也松了口气,险些崩出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