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 - 其他小说 - 我在豪门当夫人在线阅读 - 5、同意婚事!

5、同意婚事!

        傅家并不是如很多雍城新贵一样住在宽敞明亮的别墅里,而是在城中占地面积庞大的傅家老宅子里。后院最深处一个院子里,阴暗的房间里窗户紧闭,即便外面夕阳西照正好照在窗户上,书房里却依然投不进丝毫的光亮。

        一个黑影沉默地坐在书房的一角,微低着头仿佛是已经睡着了。

        书房的门被人从外面轻轻推开,门口照进了一缕光又被人飞快地关上了。

        “少…大少爷。”门口站着一个身姿挺拔相貌英挺的青年,对着角落处的暗影恭敬地道。

        半晌没有回应,青年有些担心地想要上前查看,才听到一个幽冷的声音传来,“什么事?”

        青年松了口气,低声道:“督军…前院督军刚抽了四少爷三十鞭子。”

        “……”依然是沉默,青年觉得书房里的气压几乎要让他喘不过气来。只是正事却不能不说,想起自己奉命而来要说的事情,青年脸上也不由多了几分不忿,“大少爷,督军和夫人……”

        “他们想让我做什么?”

        青年心中一跳,“冷家不肯退婚,督军希望…大少爷能娶了冷家三小姐。”

        再一次陷入了漫长的沉默,就在青年以为对方不会再回话的时候才听到他冷笑了一声,“帝师的孙女…这是怕没人肯嫁给我了,正好两全其美?”

        这一次换站在门口的人沉默了。

        按他对督军的了解,只怕未必没有这层意思,否则督军府就算不想得罪帝师也总有法子安抚住冷家的。

        大少爷如今这样如果只是想娶妻,自然多得是人家愿意把女儿送过来。但若真想娶一个上得了台面的媳妇只怕也不容易,冷家三小姐是老太太在世时就看上的,冷家如今虽然没落了但底子在,傅家也不差那点权势和金钱。出身好,冷三小姐本身又是安澜大学的学生,也是雍城有名的美人儿,当傅家的儿媳妇不成问题。

        “大少爷,督军……”青年有些迟疑,他也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半年前那场变故对大少爷来说太过残忍了,比从天上摔进尘埃里还要惨烈。如今自己的未婚妻怀了亲弟弟的孩子…青年心中暗道,四少和郑家小姐当真只是单纯的两情相悦么?这两个人一个刚从京城回来不久一个在雍城,哪来那么多的情?

        “督军说,让大少爷想想老太太。老太太和老太爷生前最大的愿望就是看到大少爷成个家…四少爷这事做得不地道,但不是冷家小姐的错。督军也亲自看了,冷家小姐…一切都好,做得傅家大少夫人。”

        “只怕我傅凤城如今做不得冷家的女婿。”黑暗中傅凤城冷笑,“把一个好好的姑娘嫁给一个废人,怎么想的?这是想补偿人家,还是想再坑人一次?”

        青年叹了口气,“冷家不同意退婚,冷三小姐也已经答应了。只要大少爷同意,这事儿…就可以定了。大少爷,冷家那位老太爷…只怕不会同意跟傅家退婚的。”

        “让傅钰城去娶!”傅凤城冷声道:“告诉老头子,傅家若不想名声扫地,就好好把冷小姐娶进门。至于郑家那个…随便他怎么处理。”

        “四少爷以死相逼。”青年苦笑,若是四少爷同意哪里还有这些事?傅家差郑家一个姻亲么?

        “那就让他去死吧。”傅凤城淡淡道,语气森冷得不像在说自己的亲弟弟。片刻后他突然嗤笑一声,“我忘了,他现在金贵了,老头子也不能把他如何。”

        青年心中暗道,“可不是么?如果是从前大少没出事的时候,四少哪里敢有这个底气跟督军叫板?二少三少五少都是庶子,而且二少和三少早就养废了,五少年纪还小性情桀骜古怪,夫人绝不会允许一个庶子上位,如今傅家也就只有一个四少了。”

        “大少爷,冷家三小姐已经同意了。如果您…再拒绝,只怕会、不太好……”

        傅凤城沉默了片刻,方才冷笑了一声,“都这样了,老头子还让你问我做什么?”

        “大少爷这是答应了?”

        傅凤城没有再答话,坐在轮椅上的身影重新低下了头仿佛已经陷入了沉睡。站在门口的青年却松了口气,不敢再多说什么拉开书房的门小心翼翼地走了出去又重新将门关上。

        幽暗的书房里,一双冷眸豁然睁开。

        那眼神阴鸷却凌厉的仿佛雪亮的刀光,瞬间便会将眼前这无尽的幽暗劈开。

        良久,幽暗的书房里传来一声满是讥诮的低笑。

        安夏承平二十六年,南六省首府雍城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身为南六省督军傅政未过门的大儿媳妇的郑家大小姐郑缨未婚先孕了,若只是如此也就罢了偏偏这孩子竟然还是傅家四少的。虽然有傅家压着,雍城的大小报刊不敢随意报导这件事,但这个消息还是如长了翅膀一般在短短时间内飞便了整个雍城甚至更远的地方。南六省傅家或许能管,但南六省以外的地方安夏偌大的领域内可不是什么地方傅家都能插得上手的。

        想必再过几天,全国各地关于傅家的这则消息就能传得沸沸扬扬了。

        更不用说…事实上,傅家也未必真能绝对控制南六省的报刊杂志。毕竟现在可不是早些年,即便是身为督军也不可能真的一手遮天。

        那些小刊不敢写得太过分,但含沙射影却是没问题的了。更不用说文人们最是擅长春秋笔法,想写就不愁没得写。

        两天后傅家便传出了消息,傅家四少爷娶郑家女,而原本的傅家未来四少夫人嫁傅家大少爷。

        这消息一出,整个雍城都炸开了锅。

        寻常小民百姓当八卦趣闻说,文人墨客一边八卦着傅四少和郑小姐的桃色艳闻,一边同情起无辜被殃及的冷家三小姐。至于那些德高望重的老学究和道德君子们,则一致把枪口对准了傅家。生出这种儿子,就早该乱棍打死,如今廉不知耻成全这对狗男女就罢了,竟然还强逼冷家姑娘嫁给已经废了的大儿子?

        什么?你说不是强逼?

        是冷家姑娘脑子坏了要嫁给一个废人,还是傅家大儿子疯了要娶一个弟弟不要的女人?但是说一千道一万,这都是傅家的错,傅督军家教不严教子无方否则怎么会出现这种事情?

        总之就是骂!

        一时间,雍城各种弟弟和未来大嫂的艳情小说满天飞,傅家被本就闲着没事的文人们喷成了筛子,傅督军在家里气得头发都掉了一大半,实在气不过又把傅老四按着抽了一顿。

        反倒是同样的大少娶原本的四少夫人,碍于傅大少从前的好名声如今的惨状以及冷家三小姐的无辜,主要喷的也是傅家做事不讲究,不知礼仪乱了伦常。两个当事人倒是在这场风波中鲜少被波及。

        所以说,冷老太爷玩弄了一辈子笔杆子,本事还是有两分的。傅家纵然心知肚明,自己理亏也只得咬牙认了。不然如果傅大少和冷家再闹起来,说不定京城里的人还有那些跟傅家不对付的还要插一杠子,事情还要难以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