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 - 其他小说 - 我在豪门当夫人在线阅读 - 37、损友

37、损友

        “哟哟,需要帮忙吗?”楼上的阳台上探出来两颗脑袋,兴致勃勃地看着坐在地上的傅凤城。傅凤城抬头扫了一眼上面明显幸灾乐祸的两个人脸色越发阴沉,“不、用。”

        “真的不用?”萧轶然趴在阳台上,笑问。

        傅凤城微微眯眼,袖口一动一把十分袖珍的枪滑落到了他的手心。

        抬手指向阳台上的人,傅凤城眼中杀意腾腾。

        萧轶然立刻缩回了脑袋,他旁边的卫长修就要优雅多了,“好歹是皇子,你要真宰了他罪名还是很重的。”

        两人很快消失在了阳台上,过了一会儿当两人一前一后出现在了花圃后面时,傅凤城已经重新坐回了轮椅里。

        徐少鸣站在一边垂首肃立,完全不敢去看傅凤城阴冷的神色。

        萧轶然手里还端着一杯红酒,忍不住感慨,“要我说,你运气还是很不错的。丢了芝麻却捡回了一个西瓜,小嫂子可比郑家那个有趣多了。”

        卫长修点头表示赞同,“前提是,他嘴这么贱不被冷小姐打死的话。”

        萧轶然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我说老傅,你怎么想的?就算以前没追过女孩子也不能这么挫吧?这方面你还得多请教我,我跟你说…这不管是多大的女孩子,第一你不能说她老,第二你不能说她丑,第三你就不能说她没有女人味。你说人家姑娘没有女人味跟姑娘说男人…呃……”

        看着眼前冷冰冰的枪口,萧轶然咽了口口水,举起双手表示投降。

        卫长修懒得理会抽风的萧轶然,看着傅凤城,“你真的打算就这么跟那位冷小姐成婚?”

        傅凤城淡淡道:“有什么不对?我现在这副模样,老头子让我娶冷家的姑娘已经是为我打算了。”

        卫长修轻叹了口气,看着他皱眉,“当真治不好了?我找人去国外请了几位有名的医生,不过需要点时间。”

        傅凤城并不在意,“张子虚和唐纳德亲自诊断的。”

        卫长修的眉头锁得更紧了,萧轶然也是一怔皱眉,“原本宫里的御医这些年散落民间,也有一些骨科圣手下落不明了,回头我让人送一份名单给你,你派人找找。”

        其实三人都知道机会不大,傅凤城刚受伤的时候能找的大夫傅家就都找过了,其中就包括所有能找到的当初宫里出来的御医。

        宫里也派了如今还在宫中服务的御医来雍城,可惜谁也救不了傅凤城的腿。

        傅凤城神色淡然,“再说吧。”

        两人也知道他不想谈这个话题,默契换了个话题,“你们家那个老四想干嘛?”

        “你看不出来?”

        卫长修道:“就是看得出来,我才觉得奇怪。你受伤了他想要出头理所当然,但是这种…做法,他自己想出来的?”抢自己亲哥哥的未婚妻,当真是想得出来。

        还得罪了冷家,傅钰城以为冷家如今没落了就可以随便任由他踩踏了?

        冷家那老头子活了几十年,吃过的盐比他吃过的米都多。能是什么等闲之辈?

        这些天傅钰城被整个南六省当笑话传,若说没有冷家那老头子的手笔他才不信。

        更不用说…得罪了傅凤城这件事。

        傅凤城只是伤了,可不是死了。傅钰城急着出头也就罢了,踩在自己亲哥哥的身上出头,他就不怕摔下来摔得粉身碎骨。

        萧轶然啧了一声,“傅督军麾下的几个心腹家里的姑娘,不是年龄不合适就是已经嫁人了,要说…如今南六省最适合当未来傅家夫人的还真就只有郑家的姑娘了。郑家那位可是掌握着整个南六省的钱袋子呢。”

        只看着一点,傅钰城就愿不如他爹。不说傅督军年轻时候如何豪迈英武,单只说如今的傅夫人娘家,可不是什么名门望族。靠妻族上位,能有多少本事?

        卫长修不以为然,“钱袋子到底在谁手里,还不是傅督军说了算。”今天可以是郑家,明天也能是王家。

        “傅钰城只怕不会这么想。”萧轶然道。

        卫长修轻哼一声,看向傅凤城,“你打算怎么办?就这么任由他肆意妄为?”

        傅凤城抬眼,冷冷地扫了他一眼。

        “得,算我多管闲事。”卫长修笑道,“你自己看着办吧,我过两天要离开雍城了。五月底你结婚的时候再来。”

        萧轶然也道:“我也是,要回京城一趟。”

        “不送。”

        “对了,帮我转告傅夫人,别费劲了。冯家的人我明天就给她放回来。”这些天,傅夫人一直在想方设法想要让他放了冯家人,可惜没有傅督军的支持即便是督军夫人也做不了什么大事。

        至少,动不了他卫长修。

        “你这么好说话?”萧轶然有些惊讶。

        卫长修是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萧轶然只觉得头顶凉风嗖嗖,果断地识趣闭嘴了。

        三皇子一向处于食物链低端。

        舞会一直持续到了晚上十一点才结束,依然是徐少鸣开车送四人回冷家的。坐在回去的车上,冷飒才突然想起来今晚一整晚似乎都没有见过冷明淑。

        之前三婶好像说冷明淑会跟着萧浩然一起去傅家来着?

        冷二老爷和二夫人也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宴会,应付各种想要上来攀关系或打探消息的人自顾尚且不及还要注意着冷飒和冷峰,哪里还有心力分神去照看冷明淑,也是一脸茫然。

        倒是冷峰道:“我看到四姐了,四姐跟郑家的郑纤在一块儿,还跟郑缨说话来着。”

        “嗯?”郑缨是萧浩然的白月光,萧浩然却让冷明淑去跟郑纤和郑缨结识?

        “那个萧浩然好像跟郑家的人认识,一整晚四姐都跟在郑纤身边。”郑纤还说他姐坏话来着,虽然冷明淑没有跟着一起说,却也没有反驳。

        二夫人不关心冷明淑,也顾不得前面开车的徐少鸣,拉了拉冷飒小声问道:“玥儿,这婚期就这么定了?我怎么…有点心慌啊。”

        冷飒安抚她,“反正婚事都订了,早结晚结不都得结么?”

        徐少鸣扶着方向盘的手抖了一下:冷小姐这也太随意了吧?

        二夫人没好气地瞪了女儿一眼,“这能一样么?”

        “好了,娘。”冷飒靠在二夫人肩头,“你放心,我心里有数。你想想,我这个做大嫂的,却比弟媳晚入门,合适么?”

        二夫人叹了口气,揉了揉眉心,“罢了,我也看明白了这事儿轮不到咱们做主,我还是操心你的嫁妆去吧。”

        冷飒在二夫人肩头蹭了蹭,“辛苦娘了。”

        二夫人抬手拍拍她的脑袋,有些心酸,“娘辛苦什么?只要你好好的就行了。”

        “我们都会好好的。”

        “嗯,姐姐说得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