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 - 都市小说 - 承平伯夫人的客厅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截胡

第二十四章,截胡

        齐老板也笑,只是笑容没法明朗,他的生意必须做不可,承平伯夫人的家产足够她用,会不会答应还不知道。

        两个人又说上几句,进来的那个人告辞:“齐老板,那我走了。”

        “莫老板,有回话我就知会你。”齐老板送他到门外,看着莫老板隐入黑暗。

        他回身准备关门,“噔噔噔”的脚步声响起,背后有人热情而低声的招呼着:“齐老板,嘿,咱们说几句呗。”

        齐老板先翻个白眼,再转头看来人,也是压低嗓音:“就要宵禁你怎么还敢出来。”

        月光照亮来人,她穿着绣花的半旧衣裳,绸裙子也带着半新,笑眉笑眼的走近:“哎哟,我的齐老板,不是这个钟点出来,上哪儿能找到您?”

        齐老板主要是怕巡逻,无奈的让开门口的站位:“宋妈妈进来说吧。”

        “好嘞。”

        宋妈妈觉得这代表齐老板即将接受的一个好信号,高兴的走进房中。

        深夜而男女独处,齐老板虚掩房门,随时一拉就开那种,明知宋妈妈的来意,因她来过不止一回,也问道:“妈妈何事找我?”

        “你可真是记性大,还是那事,我家南宫夫人想和您合伙做生意,本钱各出一半,收益你占大头,你是奔波劳碌的人,我家夫人还省得,倘若人手不够用,你放心的话我家的人随便用。”

        齐老板嘴角噙着礼貌的微笑:“还是这事?”

        “否则找您做什么,您是个生意人,不是吗?”宋妈妈说着,向桌上放下一个小匣子:“喏喏,这个给你女儿。”

        齐老板打开,是一枚蝴蝶宝石花钿,式样儿旧了的,不影响当做眼睛的一红一绿小宝石熠熠放光。

        他注视着花钿,宋妈妈开心的笑了:“好看吧,这是殿下从京里带到南兴,又赏给我家夫人,夫人拿出来当做她的诚意。”

        说到这里,她闭上嘴,老神在在的暗想虽没有提到殿下那里能行的方便,齐老板又是什么样的人?一点就透,一听就明。

        小匣子推回,齐老板婉言谢绝:“无功不受禄,宋妈妈您拿回去吧。”

        “啊?”

        宋妈妈嘴巴张得老大,等到能合上的时候愤怒又吃惊:“您老可想清楚,这可是殿下给我家夫人......”

        齐老板笑道:“所以我不敢要,我女儿哪有福气戴它。”

        宋妈妈低一低头,重新换上笑容,笑眯眯的:“齐老板喂,别人不知道,我家可知道您的生意求过承平伯,为什么,还不是承平伯在殿下那里说得上话,如今那老头儿在天上,您还在地上寻生活,怎么着?生意不做了,还是换个人您就眼拙不认?”

        “妈妈呀,我的生意何止求过承平伯,从我爷爷那辈起,运来南兴的货物中一部分总是发卖给林家,到我父亲手里不敢怠慢林家,到我手里因林老爷发迹当上伯爵,我胆小怕官,我上门孝敬的次数还少了呢。您说承平伯为我在殿下面前说话,您可悠着点儿说,出这门可不许说,承平伯府刚破财正缺钱,倘若说我拿伯爵老爷的名声在外面张扬,我这小本生意可赔不起。”

        齐老板滴水不漏,宋妈妈悻悻然:“好吧,您这算又一回拒绝我家夫人,我就这么回话。”

        “有劳妈妈。”

        齐老板双手送还小匣子,在宋妈妈接的时候,把一个小银锭塞她手中,宋妈妈看是一两左右碎银,不满意但有收获,笑一笑告辞。

        齐老板关门板,拿着烛火往楼上走,嘴里喃喃的骂:“来一次一两左右,你前后加起弄走我五、六两银子,别再来了,我做的生意你们哪敢接。”

        他有妻子,还有一个女儿,经过女儿房间,齐老板脚步放轻,从自己和妻子房间门外经过,推开最后一间房门,里面摆放着零乱的器具,有一张桌子,上面放着几块颜色不一的石头。

        放下烛火,齐老板拿起一块在手里惦量,可惜的道:“这铁矿石含量不低,这桩生意我要是不做,损失是小事,被这行当里的人看不起以后就没法再做这生意。”

        齐老板真正的生意见不得光,盐、铁等物在本朝也是违禁物品,老洪王在的时候抓住就杀,晋王到来以后,他需要练兵他需要兵器,承平伯暗中筹划这事,齐老板等人一直为晋王运输各自朝廷禁止的各种物品。

        晋王为什么不派府里的人和齐老板接洽,朝廷禁止物品,并非南兴违禁物品,这些东西在本朝的律法规定里,都应由朝廷统一分配。

        承平伯不在了,晋王府的路条拿不到,齐老板这生意做不下去,早就天天着急。

        如果承平伯府重新出来接洽的人,齐老板可以磕头谢青天。

        .....

        南宫夫人听完回话,盯着镜子半天没动,镜子里的人衣着还是华丽的,容颜丑陋到没法多看。

        那天她吃的亏远不止名誉,接纳晋王就能得到好处,不知有多少人眼红,还有就是鄙夷。

        承平伯夫人持棍在后面撵,她往人堆里钻,无数的拳脚落下,南宫夫人慌不择路,一头撞向街道摆着的柴堆、水缸及木柱,额头上三个大包连在一起,变成寿星老人。

        可能就是这样殿下不来看望?

        而这就是承平伯夫人想要的目的?

        她就可以顺利争宠。

        宋妈妈等在一旁,南宫夫人把她忘记,她对承平伯夫人的关注才想到齐老板,事实上人人都说财富的老板孝敬承平伯为什么生意,南宫夫人并不知道。

        她就是捣乱,认为承平伯夫人破财还不够,让她家再损失几个合伙人。

        齐老板又一次的拒绝,只更增加对承平伯夫人的恼怒,南宫夫人咬牙道:“不成,我就得办成这事。”

        一摆脑袋,这才看到宋妈妈:“你还在啊?”南宫夫人沉下脸:“姓齐的说不成,就去说姓莫的,说动一个是一个。”

        “是,可莫老板比齐老板还要难找,他在南兴没有家。”宋妈妈堆笑。

        银白色的元宝飞来,一个、两个,一共二十两,在宋妈妈的殷勤道谢里,南宫夫人固执的道:“几时办成,几时来回话,否则就一直办下去,缺钱你就来说。”

        “是是。”宋妈妈蹲身。

        ------题外话------

        帮人真心学很多,感谢我应该感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