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 - 都市小说 - 承平伯夫人的客厅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日子悠游

第二十三章,日子悠游

        按说一个刚逝去丈夫的女人,在这样环境的朝代里,如前文所说严冬降临而没有欢乐,可是承平伯夫妻的年纪差距、地位悬殊、学识不等,还有就是成亲的时间太短,承平伯夫人发自内心的敬重承平伯,谈不上爱恋。

        一早,她和秦氏往承平伯灵位前走一趟,洒几滴眼泪,两个人再去吃早饭的时候,就安排今天怎么过。

        南兴这个地方整体来说温暖,秋风微一起来,转眼就是秋寒,其实也不过多加一件夹衣裳,再就是园子里的果子灿烂的挂在枝头上,菊花开了又开。

        秦氏往窗外看着,饭厅的外面就有一株梨树,像金黄的元宝满眼前。

        “熬些秋梨膏吧,老爷在,往年总是让人熬梨膏,自家里用用,再送些给需要的穷人。”

        承平伯夫人也想到:“是啊,老爷离世的前几天,还同我说等他好了,同我往园子里看着晒梨脯。”

        摘梨晒脯是有趣的举动,又是好吃的,还是承平伯的喜好,早饭后,承平伯夫人和秦氏带着不下二十个丫头婆子,扛着筐搬着梯子来到园子里的梨树林,承平伯很喜欢梨花和梨,这片梨树有十几棵,疏落的排开来。

        光梨树占地面积就足够别人家的小花园,再加上其它的荷花池樱桃园,这么大的园子,南宫夫人想不嫉妒挺难。

        旁边就是荷花池,参与修建王城的承平伯让这池子是活水,接在城内的水道里,摘下的秋梨刚好拿池水洗,大竹匾摆上去,秋阳酷似迟迟不肯离开的夏天,半天就把表面水分晾干。

        一碗梨子枸杞糖水喝的烦躁尽去,年青的承平伯夫人眯着眼睛微有笑容,这是她从没有想过的好日子,哪怕送出一部分的家产,又被强占一部分,余下的日子依然足可期待。

        这天气是多么的好啊。

        这眼前是多么的好。

        耳边丫头们的欢笑声喧闹,可这是自在富足的喧闹,它把美丽的秋色再次渲染,黄菊绿桔红叶白云,这是南兴常见到的,可在承平伯夫人的眼里它们头回大放光彩。

        朱楼绣阁是它们的背景,再不是狭窄的杂货店和阴暗的后院。

        以后的日子掌握在自己手里,自由永远是可贵的财富。

        这种自由建立在南宫夫人等随时再上门的风险之上,可亦有乔老爷等人主持公道,摆在承平伯夫人面前的日子有不公道,可也有序,等待中的晋王处置随时没有出现,每时每刻增加承平伯夫人悠游度日的底气。

        她并不需要奢侈,也不需要占人上风,她的眼界也就宽阔,她的心胸自然的舒畅。

        “咚咚”,丫头们在切梨子,承平伯夫人经过时拿起一片放到唇齿之间,汁水溢满的感觉时时提醒她过去的岁月有多匮乏,而现在就有多丰足。

        南兴地气暖造成瓜果繁多,以前承平伯夫人也年年晒果干,预备冬天冷而没有果子的时候食用,当时是辛苦的劳作,现在是舒服的享受。

        就这样在园子里消磨一天,晚饭后秦氏竭力睁着她有些老花的眼睛做活。

        两位伴随承平伯成长的老妾秦氏和罗氏,是一对安分的人,她们对于承平伯夫人的出身毫无芥蒂,也从没有嫉妒心。

        罗氏已走,秦氏每天陪伴承平伯夫人,她做活,承平伯夫人写字。

        有钱的少爷们认字会有痛不欲生的现象,穷人的孩子闻听读书声要流口水,承平伯夫人又多加一条,她不认字儿就看不懂账本,天天画圈画叉总不是长久之计,其它的人也看不懂。

        承平伯夫人心里窝着一口气,因她是杂货店的姑娘,她对做生意有自己的见解,而没有得到过实现,当她反复认定送出去的钱都用在正确的地方,救急是正确的,捐献给让南兴安全的晋王也正确,她很想从店铺上面把钱赚回。

        她得认字,否则看不懂别人送来的契约,也无法在生意上做书面上的亲笔交流。

        长日无事,晚上也不想早睡,她往往写到很晚,秦氏默默的陪着她。

        .....

        夜风吹拂街道,走在月华下的身影看上去带着鬼祟,在道边的店铺外停下,警惕的前后张望,轻轻叩响木门板。

        里面的嗓音同样警惕:“谁?”

        “齐老板,是我。”外面的人回话低若游丝。

        木门拉开一扇,外面这个人瞬间闪入,木门重新关上,一点烛火亮起,两个中年人露出面容。

        一个面白无须,看衣着是家常的打扮,是刚才说话里的齐老板,另一个衣裳上带着风尘仆仆,是刚进来的人。

        桌上放着茶水,齐老板把整个提梁壶推过去,又推一个茶碗,有些急切:“殿下府里什么回话?”

        “我见到的是梁文大管家,据他说殿下不会追究承平伯夫人,更不会助长南宫夫人,”

        进来的人忍不住笑:“南宫夫人到处托人想见殿下,可是乔家也拖着一些官员死死的盯着她不放,殿下这几晚吃花酒,看样子又要多出一位新宠。”

        齐老板听完,有解气的神色,说话里更是直接:“南宫、蒋氏这几个贱人,想插手咱们的生意又拿不出本事,以后甭理她们。”

        “可不理她们,承平伯又去世,殿下府里的人不肯过明路的支持咱们,咱们的生意可怎么办?”

        “明天,让我老婆去见承平伯夫人,”齐老板慢慢地道:“承平伯府的事情一出来,我就盯着,殿下只要心里还有承平伯府,这生意又原本就是由承平伯庇护咱们,承平伯虽不在,伯府却还能给咱们和殿下之间牵线传话。”

        进来的人愕然一下,也就释然:“是啊,南宫夫人头回吃这么大的亏,可见承平伯府在殿下心里照旧有分量。”

        齐老板皱眉:“没办法,生意难做,咱们这种无法公开而殿下却需要的生意更加的难做,没有庇护的人可不行。”

        “唉,其实这庇护的人也相当简单,只要咱们进货的时候问声殿下需要哪些,哪些又不能进,也就是了。”

        刚进来的这个人忽然有了笑容:“我想承平伯夫人会答应,她寡妇失业的没了进项,又被拐走钱财,被迫又送出去好些,她难道就不想赚几个?”

        ------题外话------

        陪朋友处理事情,还是上回说的那件,更新晚了,对不住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