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 - 都市小说 - 承平伯夫人的客厅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怕她误会

第十九章,怕她误会

        南宫夫人从没有以这样的外表出现在晋王府的大门外面,事实上她在南兴的很多地方招摇过市,唯独没有来过晋王府,不管她具有狼狈还是风采。

        晋王府里没有女主人,自从晋王梁仁到来以后,好几回的大肆粉刷王府,却从没有在这里认真的宴游过,梁仁和枕边人的认识大多在外面,或者是媒婆登门举荐,梁仁听一听有兴致的话,就跟着媒婆前往对方的家里。

        南兴王城的官员们之所以容忍这种关系的存在,并非与本朝的一些风流习气有关,也不是他们中有人也有养外室的事情,而是少年到来的晋王如今长成伟岸青年,在他的成长过程里总是要有异性的出现。

        难道他不正常大家才觉得好吗?

        难道他追逐良人才能接受吗?

        早两年还有人试图为晋王说媒,经过两年的努力认识到晋王殿下也许着眼在其它的地方,一个对他王位有助力的地方,就再没有人来说亲事。

        那么晋王有枕边人也就顺理成章,每个人都能接纳。

        南宫夫人就很跋扈。

        晋王府依然从不向她们打开府门,甚至角门里都没有请进来过,看门的人不认得南宫夫人这一干子人,干净漂亮的时候都不认得,何况是大汗淋漓面有脏污。

        等到南宫夫人的丫头婆子们也带着难堪相找到这里,证实又证实,解释又解释,看门的人勉强相信愿意为她们通报给殿下时,梳好发髻甚至重新回家换一身衣裳的乔老爷稳稳重重的出现梁仁的书房。

        “扑通”,乔老爷大礼参拜,双膝跪下伏地有泪:“殿下,您再不管这件事情,南兴要乱。”

        梁仁吓一跳,从书案的后面急急放下手中笔,转到乔老爷的面前双手扶起他,面带警视的问道:“老大人请说。”

        梁仁对南兴的这些老世家还是很有感情的,刚刚离世不久的承平伯是他得力助手以外,还为他拉拢乔老爷这样一批的官员,在梁仁的麾下他们得到地位肥差和美誉,梁仁在他们的众星捧月里得到富裕的南兴和满意的口碑。

        就算乔老爷危言耸听,梁仁也不会介意,而据梁仁对乔老爷等人的了解,他们不会谎报急情。

        梁仁乌黑而又闪动睿智的眸光里充满信任:“老大人,您有什么要说的,只管告诉我可好。”

        乔老爷直直对上他的眼光,有些惭愧自己小题大做,但是想想刚离世不久的承平伯,街道上未亡人伏地跪拜的身影,他的怒气再次上冲。

        双手反握住梁仁的手臂,再次由承平伯的身后世联想到自家,他湿了眼圈:“殿下,纲常不可乱啊。”

        梁仁听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应道:“是是。”心里打鼓般的转开来,哪里出了问题?

        他近来谋划的那件事情难道有乱子?

        他倒不着急,乔老爷既然打开话匣子,就会说完整。

        梁仁继续亲切温和地道:“老大人金玉良言,我自然是遵从,但不知从哪里出了乱子?”

        说话的功夫,他把乔老爷扶到客位上坐下,自己踱步往书案后面走,这踱步不是梁仁不立即就想听到内幕,而是他的姿态从容,也就能让乔老爷从容的说话。

        有时候外面不乱人自乱,梁仁懂得这个道理,颇能在需要沉住气的时候镇静下来。

        而且他踱步回座,就有一定的时间,让看似慌乱的乔老爷理理思绪也挺好。

        乔老爷还真的在往冷静的境界里走,如果回话的人不恰到好处的进来,乔老爷和梁仁也就语句平和的解决“欺上寡妇门”事件。

        “回殿下,门上回话,南宫岑氏、蒋刘氏、宣金氏、汪姚氏、左赵氏、陈方氏以死求见殿下。”

        乔老爷听完就火了,怒火和他常年的眩晕病往脑袋上冲,眩晕病一上头的话,人是晕的,说话也没法有条理,乔老爷想到哪里就说哪里。

        “殿下,她们该死,打扮的像个戏子跑去承平伯府添乱.....”

        乔老爷有眩晕的病根儿,如果他天天说话这样,梁仁也不会容忍到底,谁还敢叫他来开个会商议个事情。

        也因此梁仁看到乔老爷气急,在他语无伦次的话里居然明白了。

        一道瘦弱如枝的身影出现在眼前,唯其肌肤不见血色,红唇如冬天里的一朵腊梅般的鲜亮。

        承平伯夫人。

        梁仁这就想到她,再后面就不难明白,南宫夫人向他提到承平伯夫人的时候,他拂袖而去,这几天过去还没有打算原谅南宫夫人的胡言乱语,而南宫夫人的性子使然,她们跑到承平伯府符合各人的本性,至少南宫夫人的本性一直这样。

        梁仁静静的听完乔老爷从冲动到冷静的回话,把杀人般的眼光递给为看门人回话的小厮。

        小厮乖巧的缩头退出,小跑着到大门上,见到一堆的女人哭哭啼啼:“让我们进去,不然真的碰死一个在这里给你看。”

        看门的人正在焦头烂额,见到小厮以为是救星,小厮对他使个眼色,张口就骂:“殿下说你看不好门就换人,什么东西都往里通报,你算什么东西,你敢自作主张.....”

        看门的人心里明了,其实从枕边人在外面的宣扬到没有一个人能纳进府里为妾就能看出几分,这些女人们并不是殿下满意的那种。

        晋王为什么还要找她们呢?

        这个原因不用解释吧。

        看门的人点头哈腰:“是是,我这就打发,是是,您骂的好。”

        小厮昂着脑袋绕回影壁,看门的几个人互相看看,脸上露出一丝坏笑,一个一个的挽袖子拎荆刺,纷纷的道:“南兴境内谁最大?在这里闹事的全抓去坐牢.....”

        今天是南宫夫人噩运的一天,她得罪的人又出来一个,招摇过市的人最容易惹到的是治安管辖的官员,也即是王城的府尹,如果南宫夫人被送到府尹那里,她觉得比遇到乔老爷糟多了,乔老爷可不会把她直接治罪。

        南宫夫人顾不得身子沉重酸痛,招呼着自己的丫头和婆子:“咱们回家,赶快......”

        蒋夫人眼皮子活的地方只在盯着南宫夫人,蒋夫人随后跑走,接着全走了,晋王府的大门恢复平静。

        影壁的后面,等待的小厮侧耳听了听,往梁仁的面前回话:“殿下,她们各自散去。”

        梁仁面色不豫的哼上一声,继续一个人在房里阴沉着出神。

        乔老爷已离开,枕边人们也离开,可那从没有出现过的承平伯夫人挥之不去的在脑海里,在眼睛的前面,她固执的霸占着自己的眼神。

        眼前看到的明明是多宝阁上的珍玩,可是承平伯夫人硬生生出现在珍玩的外壁上,让梁仁头痛不已,又暗生闷气。

        看着承平伯过往功绩,也看着乔老爷大动肝火,梁仁应该让人去抚慰承平伯夫人,公开的对她有所赏赐,可是.....她那双冒着寒光的眼睛,像两把扎向自己的刀子,那是她第一次误会的情景。

        她要是再误会的话,会不会从眼睛里直接爆火药。

        梁仁苦恼的揉着额角,最后决定不打发任何人去见承平伯夫人,甚至他也不会过了明路的惩罚枕边人,因为....怕她误会。

        她会认为是讨好,然后又有可能爆火药。

        晋王殿下觉得自己找到处置这件事情的正确办法,他偏偏就是没有想到承平伯夫人在眼里爆天崩地裂又能怎样,他不想让她接近,她还能吹口气就乘风而至。

        他是身份尊贵到只要愿意就可以勉强人的那个,相比之下,她又不是。

        ------题外话------

        没有奖励,应有鼓励,有电脑的仔是个好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