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 - 都市小说 - 承平伯夫人的客厅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棍棒伺候

第十四章,棍棒伺候

        早在老洪王在的时候,承平伯林家就是南兴的世家,子嗣不多不少就那么一个,官职不高不低永远都有他们家,收入跟着田产店铺的旱涝及代代增持走,一个主人总是够花。

        宅院所以是大的。

        晋王主政的这几年里,主动靠拢他的承平伯除去得到伯爵,还得到参与修整城池的美差,有没有捞到钱且不管他,林家的宅院只有扩大而不会缩小。

        这就造成承平伯夫人的原罪不是一条两条,在这里呢,倒也不必再清点,只说林家的宅院,鼎盛时期主人一个家人过百,谁叫有那么大的地方,就得有那么多的人收拾,这还不算田产和店铺上的人手。

        承平伯去世的年纪不能算早,年轻时为求子姬妾众多,寿终六十上下也还说的过去,不会有人怀疑承平伯夫人做了什么。

        走这么一位能让宾客往来的主人,又少三分之二的家人,宅院的空荡不是月夜一时的寂寞,拿严冬空山来相比更为合适。

        冰冷的冬天雪路封山,放眼天地看不到别人,不是别人不肯出现,而是天寒地冻难以行走。

        对于承平伯夫人来说,如果她不再嫁,此生大概和别的未亡人一样就在冬天里呆着了。

        春天是喧闹的,桃花杏花闹枝头,未亡人的日子不见外客不着鲜衣,更没有嬉戏宴游,整个人先让冰封住,日子哪能活泼呢。

        一开始立志守节,转天就想寻死,被一件件官司逼出志气又立志守节的承平伯夫人已认定自己不会再有春天,也做好准备,突然的喧闹来了,春天似到家门,她难免反应不过来。

        随后才发现带来春天的这些人在侮辱她。

        她不认识这些人,家下人等怒火攻心难以忍耐,承平伯夫人面容镇定仔细听着。

        冷静。

        是她最近的心得。

        也是她赢得一场又一场官司的依靠。

        管家们责问:“南宫夫人,蒋夫人……,我家老爷和你们没有来往过,老爷下葬不久,你们来做什么?”

        考虑到晋王,管家们才没有说的很难听。

        承平伯夫人暗记心中,瞬间胸膛起伏怒不可遏,结合那天以后对晋王的戒备,她认定是晋王的授意,否则这些人吃饱撑的上门侮辱。

        她不知道这世上有一种人就是吃饱撑的,成亲后的顺风顺水也没法提醒她有一种嫉妒叫空穴来风,它可以演变出无中生有。

        是晋王。

        只能是他。

        耳边,南宫夫人悠然的回话:“可不就是林老爷下葬过了我们才来吗?你们家的宅院大,这天气又好,我们特地过来说说,借你们家地方请殿下看菊花,可能你家要说这样的小事打发个丫头过来也就是了,可是殿下到了会有很多好处,这点儿咱们得细说说才行,我们不来能行吗?”

        承平伯夫人半垂着面容静静听完,一动不动的品味。

        管家们的话说的不能再明白,自家承平伯在世的时候和这些风流人没有往来过,如果说吊唁的话,自家老爷已下葬,她们没有上门的道理。

        对方的话也说的很明白,上门与承平伯没有关系,为的说晋王殿下。

        承平伯夫人觉得守孝的家里不能欢宴、未亡人有自己的规矩这些话都不用说了,人家就是欺负人来的。

        她抬起没有血色的脸儿,一双眸子幽幽的仿佛见不到底的深潭,凝神看向花枝招展的这群人,平静的道:“既然说有话商议,就请客厅上坐下来喝茶,我安排点心稍后就到。”

        她抬头的时候,脸儿上看不出任何表情,无形中的端庄传递出来,南宫夫人等隐隐的觉得不对,有的人害怕了往后面推着。

        说到底这是别人的家,是一位有诰封的伯爵家,而且刚去世,闹起来她们占不住理。

        等听到承平伯夫人的话,南宫夫人最早撇着嘴,骄傲而又得意的向一干的女人抛出眼神,那意思听我的没有错吧。

        晋王在承平伯夫人的事情上转身就走,从另一个角度上讲此地无银三百两,如果没有说中心事又何必躲开呢,在没完没了防备的南宫夫人看来就是这样,南宫夫人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把晋王梁仁的枕边人拜会一个遍。

        据她所说的拜会原因是这样的:“承平伯夫人小小的年纪就很厉害,承平伯尸骨未寒就找好下家,咱们再不闻不问的话,殿下就是她一个人的了。”

        这一干的人全相信了,没有人会想未亡人守节的问题,她们全是不守的人。

        都问南宫夫人怎么办,这位是公认的狐狸精,不择手段的手段一出接一出,南宫夫人见到问她,从没有过的热心,手点着自己笑道:“是我起的头,我就当个揽事的人,我约齐咱们一队的人一起到承平伯府,第一件,承平伯夫人虽然急切,殿下未必好意思在她守孝的时候公然的往来,可承平伯夫人长的实在好看,咱们蒙殿下照顾几年,眼看着殿下干等着到不了嘴,咱们成了没用的了,二来,帮承平伯夫人揭开这层窗户纸,收下她的感激,也让她知道往来有先后,以后不敢压下咱们这些人。”

        她故作颦眉叹息一声:“唉,都有老的时候,可她正年轻。”

        被南宫夫人说动的人不一定和她一样的想法,不过晋王的枕边人都来了。

        南宫夫人当然知道这叫侮辱人,别的人应该也知道,此时大家站在这里听完承平伯夫人的回答,笑嘻嘻的乐了,都说承平伯夫人懂事体,都没看到承平伯夫人对她的家人使眼色,来的这一干人等哈哈笑着去客厅。

        把她们安置好,承平伯夫人在客厅外吩咐所有人去拿棍棒,她一面卷袖子一面咬牙:“这不是用话能解释开的,非得打出门让街坊四邻做个见证才能永绝后患。”

        她没有哭天喊地又受到欺负,承平伯刚死就被家人姬妾轮番欺凌,再被不相干的人欺负有什么可奇怪的呢?

        解决她们并且不敢再来才是最重要的。

        她身边的家人们本来奇怪或者不满,现在个个扬眉吐气,喜笑颜开的寻棍棒抄家伙,正准备着,管家们凑一起说了几句,过来回话。

        “打,可以打,老爷还没有远去,夫人们嬉笑上门是大不敬之罪,但是不能回话,免得一个不注意要说到晋王殿下头上,在这南兴城里没人惹得起殿下,误会都不可以。”

        承平伯夫人连忙道谢:“你们说的对。”大家也都赞同。

        这就扎裹起短打,手里提着家伙,向着客厅走进。

        ------题外话------

        苦逼作者的电脑劫,希望明后天维修电脑到手后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