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 - 都市小说 - 承平伯夫人的客厅在线阅读 - 第一章,尤二姑娘的梦

第一章,尤二姑娘的梦

        故事如果从承平伯新丧开始说未免突兀,不如,从三个月以前说起,那一天,南兴王城磨盘巷口的杂货店后院里,小名叫桐花的尤家二姑娘醒来,对于刚才做的梦记忆犹新。

        她记得梦里是另一个天地,那里的人不穿长袍不穿罗衣,男人可以追求女人,女人也可以要求男人。

        她看到无数奇妙而精美的东西,可是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只有与她终身大事有关的那些。

        女子,并非低男儿一等,反而更有尊严。

        这种烙印般深刻的原因,尤二姑娘并没有一梦而忘记,而事实上,她正是因为对终身大事的怨愤而没有去杂货店帮忙,躲在自己居住的半间小屋里哭泣,最后沉沉的睡去。

        她唯一的哥哥,刚过三十的尤掌柜和嫂子丁氏都任由她休息,以为她哭一哭睡一觉也就会答应。

        尤二姑娘的眼前出现半天以前哥嫂来说亲事时的逼迫嘴脸,从亲情上说,哥哥还有几句真心为妹妹打算的话,而嫂子丁氏则是一片卖小姑子的心。

        “妹妹有什么不知道的,咱们这小店一年到头的苦做,也落不下几个钱,承平伯老爷相中你,以后穿金戴银的,那是你的福气来了。”

        这是哥哥的话。

        尤二姑娘就差拿剪刀自尽,她双手掩面哀哀的痛哭:“宁死,也不做妾,哪家做妾的有好下场,隔壁街上杨三姐,后头街上赵五娘,生生的被折磨死,最后不过一副棺材银子给出来,就再也不管人惨死,家里生生的昧下这棺材银。”

        嫂子丁氏怒道:“二姑娘说话当心,拔舌地狱专等那不知道好歹的人呢,承平伯老爷是什么样的人?杨三姐和赵五娘嫁的人家哪能相比?一位是伯爵老爷,生得又体面,聘礼又整齐,哥嫂给你挣来一乘轿子抬进门,进门就是姨娘,什么妾不妾的,总归比在家里好。”

        她故意的拍着巴掌算着:“二姑娘常时在家里难道没有往眼里去过不成?你每天吃一碗米,还要一碗小菜,一个月要吃一回肉,还有一回鱼,一年四时的衣裳总有的穿,你正长身量儿,年年换新衣,这些难道都不是钱?你哥哥刚才也说,这小店支撑着全家人以外,就没有余钱,你早出嫁一年,家里少赔一年的钱吧。”

        尤二姑娘冷笑以对:“二姑娘?嫂子你真真的客气,咱们这样的人家,每天一碗米,再加一碗小菜,一个月一回肉,再有一回鱼,一年四时的衣裳总有的穿,年年的衣裳下面接长,可不是新衣!真亏你从哪弄来这么多的布头,想来大堆大堆的往家里搬,应该是不要钱,要钱的别说布头,一粒沙你也不肯要,做什么二姑娘长二姑娘短的,哪有当成二姑娘的对待过。”

        “说个话你就挑眼,我知道你眼里没有我,自从我进门,哪天不是客客气气的唤你二姑娘,你不依,还给我脸色看,我看着你哥哥也忍下来,给你寻亲事也是又尽心又尽力,你还说不好,我只想问问你,承平伯老爷发起怒来,一根绳子把你捆走,带进家去当个扫地丫头,白日里扫地,夜晚暖床,你又能怎么样?”

        这话太刻薄,尤二姑娘跳起来按倒丁氏,揪住她头发捅了两拳,丁氏也不是白挨打的人,反手拧她的手臂,两个人都露出痛色,等到尤掌柜的分开她们,面上又各自露出怒容。

        尤掌柜的性子软弱,平时由着妻子当家,这回也来了脾气,怪妻子说话难听,丁氏气呼呼的摔门离开,尤掌柜的来劝妹子,说来说去也是一个意思。

        “不敢想的大福分,承平伯老爷偶尔从后街过,妹妹你洗衣裳被他看到,他一定要你,妹妹啊,哥哥惹不起伯爵老爷,再说你嫂子说话虽不中听,意思却不错,什么妾不妾的,当伯爵老爷的妾也比当穷家的姑娘好啊。”

        尤二姑娘对嫂子没感情,却对哥哥还有几分感激,父母双亡后,是哥哥一手拉扯她到大,她无法做到不考虑他。

        尤掌柜的让她好好想想,他现在要去给承平伯老爷回话,当然说家里很欢喜,妹妹很欢喜,早一天过门才好。

        尤二姑娘在房里哭,睡着后做一个大梦,醒来后犹有发怔。

        那女人在亲事上可以自主,甚至可以反过来挑选男人的日子,是真的?

        她掐自己一把,觉得是真的,她有痛感而记忆还在。

        从后院来到杂货店前面的柜台前,见到哥哥低头整理货,丁氏独自守着柜台,一双三角眼睛张望着街上,见到有人看进来,就没命的嚷:“张家阿伯,缺什么,这里有,进来瞧瞧,你快进来瞧,这有什么关系。”

        尤二姑娘打从心里痛恨丁氏,自从丁氏进门就当自己是花费钱米的人,可是也得承认这个家不富裕,撵走自己,这杂货店的日子好过得多。

        见到她来,丁氏撇撇嘴,阴阳怪气地道:“想通了?那可是穿金戴银的日子,承平伯老爷如果相中的是我,我恨不能当时就去。”

        “闭嘴吧,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尤掌柜憎恶的翻眼妻子,看向妹妹时,还是他一惯的老实巴交,走来低声下气地道:“我说你很愿意,只是出嫁的姑娘舍不得家里,想多留你几天,承平伯老爷是个好人,他说看重你,相看个好日子抬你进门,也可以让你在家里留几天。”

        “留几天,一天还是一天半,要吃要喝你算过花费吗?”丁氏又嚷。

        尤掌柜的神情变动着,知道他的人能看出来,他真的在生气,不过他还没有说话,尤二姑娘先开口。

        “不用!”

        她厉声道。

        丁氏闭上嘴,主要是琢磨下这不用的意思,是不用留几天呢,还是让丈夫不用生气,丁氏也看出尤掌柜的要发脾气。

        她又不怕。

        发就发吧,只要赶紧把白吃饭的小姑子撵走就行,二姑娘干活吗?她洗衣做饭有时候还当个上货的伙计,但遇到丁氏这种人,巴不得尤二姑娘赶紧的出门,她等着收聘礼呢。

        一笔聘礼难道请不起几个伙计?

        这就是丁氏自嫁过来以后,想尽办法要和二姑娘做对的原因,二姑娘看出她存心不良,自然给她脸色看,两下里的仇就是这样一里一里的结起来。

        她正寻思着,尤二姑娘冷声地道:“要我嫁,可以,我有一件事,得答应我。”

        尤掌柜的喜出望外,妹妹真的不愿意嫁,他真的很头痛,毕竟提亲的不是邻居阿大或阿二,那是承平伯爵老爷,在整个南兴境内和这王城里都颇有地位的人。

        丁氏也愕然,这么快就答应了?她差点要露出喜色,再一想承平伯爵是谁,没有二姑娘不答应的理儿,从鼻子里哼一声,抢先回答:“嫁妆可是不添的,家里原先为你准备多少嫁妆,就抬那些走,一个铜板也不会添。”

        “闭嘴!”尤掌柜的吼道。

        丁氏吓一跳,避开几步,在店的门槛上站一只脚,另一只脚踩在店外的青石街道上,叉着腰回吼:“凶什么!承平伯老爷答应好好的,人家只要人,不计较嫁妆。”

        尤掌柜的气得哆嗦几下,看样子要和妻子就妹妹嫁妆的事情大吵特吵,尤二姑娘拦下他。

        “哥哥,你去见承平伯老爷,就说成亲以前我要见他,我总不能连男人是谁都不知道就嫁,我就这件事情,你现在就帮我传话,承平伯老爷若是不答应,我不怪你,也不会再有其它的事情。”

        尤掌柜的有些理亏,见这件事情蛮简单,答应着就往外面走,丁氏叉腰又是一声:“看看你的衣裳,点货的时候全是灰,哪能见老爷?还不换一件。”

        尤掌柜一愣,看看自己是件补丁衣,笑了:“是是,你说的对。”他这就没了脾气。

        尤二姑娘早就习惯哥哥的这软性子,她也不想在哥哥走后和丁氏大打出手,尤掌柜的回房换衣,二姑娘回房等着,丁氏看店。

        很快,尤掌柜的回来,满面喜色地道:“承平伯老爷答应下来,妹妹,他请我们全家去美味楼用晚饭,妹妹,你洗把脸,把过年用的脂粉扑上些,换新衣裳,别让老爷看出来你哭过。”

        尤二姑娘淡淡地道:“哥哥,咱们家有让承平伯老爷夸赞的新衣裳吗?还是给我买过那外国的脂粉?”

        尤掌柜的噎住。

        “哥哥不用管,他相中的是我,不是我的衣裳和脂粉,我本就是穷家的姑娘,干干净净的去见他也就是了。”

        “那你的眼睛肿着可怎么能行,承平伯老爷万一发怒可怎么担?”万掌柜的担心。

        “谁家出嫁的姑娘是不哭的,我自会解释舍不得家。”

        尤掌柜的闻言讪讪,常年待客的低嗓音更沉下去:“别怨你嫂子,她就是嘴不好,她待你没有冻到饿到,就可以了。”

        尤二姑娘勾起一个冷笑:“知道。”

        杂货店虽小,客人也不多,却有各种说不出来的事情,尤掌柜的很想和妹妹多说几句,可是丁氏喊他拿货给客人,尤掌柜的恭喜一下二姑娘,留她一个人在房里。

        尤二姑娘打水洗脸,换一身干干净净的半旧衣裳,把剪刀揣到怀里,又拿出一个小小的旧荷包,倒个底朝天,数来数去,里面有一两多的碎银子,和十几个铜钱,这是她十几年来的积攒。

        一手剪刀,一手荷包,脑海里回想着梦里的天地,顿觉得胸膛底气满满。

        她要向梦里的女人一样为自己争取,如果承平伯老爷是个好人,又肯答应,她就嫁他;如果承平伯老爷形容不堪,她还可以跑。

        剪刀不是自尽用的,在尤二姑娘私自离家的路上,是她防身用的。

        ------题外话------

        放飞两年,认识错误,然自由写作最为重要。

        写我想要的,结交爱看的亲。

        男主:类似赵赦,前期风流,后面改正。

        女主:挺可爱的。

        收藏、评价、打赏走一波,让仔看到亲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