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 - 都市小说 - 承平伯夫人的客厅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齐贵来拜

第二十六章,齐贵来拜

        丁氏闷气的从角门走开,出半条街道骂骂咧咧,几句以后转嗔为喜,对自己道:“又得半只鸡,果然人人攀富家,擦个边儿就生发。”

        她只有南宫夫人家没去,脚步下意识的走近,远远望着门就生畏而却步。

        蒋夫人的脾气也焦躁,可愿意给丁氏一些对自身没有损失的小甜头,南宫夫人那小鸟的身子孔雀的性子,在整个南兴王城她看不上除晋王梁仁以外的任何人,如果她的活动范围在整个南兴境,那整个南兴境内再无她看得上的人。

        把任何可能出现的女人都当成竞争对手,南宫夫人怎么会敷衍的接受丁氏的假话,而需要有人说和的话,也轮不到丁氏跳出。

        丁氏在南宫家的角门总是碰壁。

        物欲让她一次又一次的出现。

        “当当,”她叩响角门。

        婆子开门即翻脸:“这里有你祖宗吗?你天天上门!”就要关门。

        丁氏慌了,她极有可能得到半只鸡,最不济也得到两个肉点心或是块碎布头,半个身子挡门:“我是来说和的,我是来说和的.....”

        “说个屁和!”

        婆子拿出门闩横眉:“我家夫人白挨打不成?谁要与你家说和!”

        丁氏反应慢了些,挨了几门闩,嗷嗷叫的跑开,南宫家的婆子追出半条街泄愤,得意而回。

        此时天近半下午,丁氏瘸着腿拐回杂货店,稍后传出鸡肉香。

        邻居大姐和邻居老哥各自收拾东西也准备做晚饭,闻到味道后露出冷笑。

        南兴王城近来的笑话就是尤娘子上门骗东西,偏生人家不放心上,每天烧鸡烧肉的不亦乐乎。

        “啐。”这是邻居大姐。

        “啊呸啊呸啊呸!”这是邻居老哥。

        .....

        丁氏每一回来敲门,承平伯夫人都知道,她淡淡的听着,根据丁氏的性格盘算着她可能会制造的意外,直到认定今天不会出来,继续过她的悠游日子。

        过不多时,“夫人,”守门婆子唤她。

        承平伯夫人吓一跳,如果丁氏短时间出现两回,表明她准备好和自己干仗,结果无法预料,则意外随时到来,她绷紧心头绷紧面容:“她说了什么?”

        守门婆子一愣:“谁?”

        再想到先回话:“隆盛商行的齐老板求见夫人。”

        承平伯夫人松口气,原来不是自己那胡搅和的嫂子丁氏,对齐老板有些内疚,本想拒绝的她问道:“隆盛商行为什么要见我?”

        “夫人可还记得,老爷在世的时候,齐老板每个月都来求见。”守门婆子总开门,她记得清楚。

        承平伯夫人接手家事缓慢,有客人来她一般也不见,感觉上有这回事,就哦上一声,疑惑的再问:“老爷不在了,我能为他办什么呢?”

        “齐老板说请夫人听过就知道。”

        承平伯夫人想想,承平伯每个月都见的人,她可以见见:“好吧。”

        她是诰命,哪怕出身不好,在林家这样的家里也学会屏风后面见客,隔着屏风坐好,见到一个面白无须的中年男子大步进来,他应该经常出入富贵人家,没有奇怪看不到人,反而认一认紫檀屏风的方位,对着屏风深深作揖:“小的齐贵见过伯夫人。”

        承平伯夫人见他恭敬,并不为自己的出身而轻视,立即就喜欢了,近来尝够无依无靠的滋味,虽有乔老爷出面,又有乔夫人前来安慰,承平伯夫人的内心依然有凄楚,她不敢大模大样,见到齐贵弯腰,她忙起身,说道:“还礼。”

        齐贵受到尊重自然高兴,他也知道承平伯夫人的出身,不过这至多成为他利用的一个层面,而不会形成轻视,就齐贵来说,凡是对他生意有利的才能令他关注,轻视并不会带来生意。

        毫无架子的承平伯夫人,让齐贵更容易说话,谦逊的声称不敢就座,抱拳笑道:“夫人,有句和伯爷有关的话,最多不要太多的人听。”

        承平伯夫人有些为难,这是让她屏退左右吗?对于这些关键时候留下来陪她度日的家人,感激促使她当对方是自家的亲人。

        跟来的秦氏带着丫头们退后,承平伯夫人道:“请说。”

        “伯爷在世的时候,与我隆盛商行有生意往来,贵府的诚管家略懂,齐贵特来恳请夫人继续这些生意,在这里不便明说,您要具细请把诚管家叫来。”

        承平伯夫人猛的一高兴,送钱来的呢,再一想诚管家出城料理田庄,她有所冷静。

        承平伯做的生意她不见得能做,虽然根据对方描述,诚管家应该是有所经手。

        换了一个主人,诚管家是否能再次经手可不一定。

        “诚管家要天黑前回来,齐老板,我明天给你回话可以吗?”

        “我等着您的回话。”齐贵告辞。

        承平伯夫人百思不得其解,哪有这般好事从天降?她一直想到诚管家进门,守门婆子请他赶紧来见。

        听完,诚管家也和齐贵有同样的一个说法:“呵呵,秦姨娘和丫头们先别处逛逛。”

        秦氏退出。

        “真没有想到齐贵来找夫人,不过再想想他登门也有道理,这生意出息高,个中经手的人也需几十年的信誉而得,他舍不得有他的原因。”

        承平伯夫人愈发的糊涂:“诚伯,到底是什么生意?”

        “私贩盐铜铁。”

        承平伯夫人尖叫一声,面色唰的苍白,沉默片刻哆嗦的道:“这是杀头的罪名啊。”

        “是,也不是,在老洪王殿下的年月里杀头,晋王殿下需要盐铜铁,他愿意为此提供便利,只要为他屯积盐铜铁。”

        承平伯夫人懂了:“这这,老爷在世的时候在为晋王殿下赚钱呢。”

        “就是这样。”

        承平伯夫人茫然:“老爷自然敢办这样的事情,可我哪有能耐,我也没有胆子啊。”

        丰厚的利息让承平伯夫人思虑整夜,中间难免想到晋王,她也没有以前那么烦他,反复直到认为她还是无法为殿下效劳或者能做到拜见他,一早,顶着疲倦的神态,承平伯夫人让诚管家前往隆盛商行回绝齐贵,她虽然很想赚钱,可不想赔命。

        ------题外话------

        天热起来,不要过早吃凉的,照顾好自己就是最好的回馈,疫情警惕心不要降低,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