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 - 都市小说 - 穿越后和王爷一起去种田在线阅读 - 第28章、有点分不清主次

第28章、有点分不清主次

        京城。

        李公公匆匆带着曹大人等人进入了御书房。

        御书房里,皇帝的表情并不好看,大皇子和二皇子也沉默不语。

        曹大人他们不明所以,皇帝看上去心情很是不好,最近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啊。

        皇帝将案上的奏折递给李公公,由李公公拿过去给曹大人他们看。

        当看到上面的内容之后,曹大人他们的表情也是变了。

        相互看了看彼此,此时也不管是对头还是什么,都是一样心情,要出大事了。

        “皇上,此事。。”曹大人也不知道要怎么开口了。

        找了七年的官银忽然出现,却是在宝泽山被发现的,这也相差甚远了吧?

        “孙良志已经把官银都找到了,不仅四十万两。”

        不仅四十万两?

        众人面面相觑,当初也就四十万两下落不明,怎么会不止四十万两?

        “皇上,孙大人找到了多少?”

        “四十五万两白银,全都是靖嘉七年的官银。”皇帝说,“你们说,当时你们到底怎么办事的?”

        “皇上恕罪。”见皇帝发怒,曹大人等人,包括大皇子和二皇子都跪了下来。

        天子一怒,不管怎么回事,先跪下来请罪总是正确的。

        皇帝息怒,他要怎么息怒?当初的调查的证据可是都摆明了,当初李涵贪污下来的就只有五十万两,而在李涵的别院里也确实是十万两,那多出来的五万两又是怎么回事?

        靖嘉七年,也就江南那边因为发大水朝廷拨发赈灾银款下去。而军饷,因为有人坐镇,向来没有几个人敢贪污军饷。

        “梁冠才,你来和朕说说,当初你是怎么调查的?”

        当初负责调查李涵贪污案的,就有梁冠才一个,另外一个则是已经告老还乡。

        梁冠才颤巍巍的站了出来,满头大汗,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父皇息怒。”二皇子站了出来,“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调查清楚官银怎么会出现在西北宝泽山那边,江南距离西北南辕北辙,当初罪臣李涵是怎么将官银运到那边的。”

        “父皇,儿臣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大皇子也出来说道,“怎么楚荀一到西北就发现了官银。”

        话音一落,皇帝就已经拍案而起,吓的他们又是赶紧跪下。

        “你现在是想说这件事和楚荀有关?”皇帝气啊,气的是大皇子现在还有心思想这些。

        “父皇,儿臣并无此意,只是。”

        “只是什么?当初让楚荀去宝泽山的人是谁?”

        大皇子语塞。

        二皇子他们也是说不出话来。

        让楚荀去宝泽山是二皇子提出来的主意,但却是所有人都赞成支持的。

        皇帝不想杀了楚荀,那他们自然是要将楚荀送的越远越好。

        “皇上息怒。”曹大人小心的抬头,“当务之急确实是该赶紧调查当年的真相,当初李涵到死都不承认自己的罪行,如今官银却是在西北被发现,恐怕这其中,另有隐情啊。”

        闻言,梁冠才等人都是伏低了身体不敢说话,但是心中却是将曹德信骂的半死。

        他这是什么话?是想说当年皇帝判了冤假错案?冤枉了李涵?

        要知道,下令斩杀李涵满门的,可是皇帝。

        但是和他们想象中的震怒不一样,皇帝竟然没有发怒。

        大皇子和二皇子也是惊疑,偷偷抬起头看了一些,却发现皇帝虽然脸色难看的可以,但看上去并不生气。

        其实没有人知道,当初皇帝在下令抄斩李涵满门的时候,就曾因为曹德信的劝说而犹豫过,甚至还想收回成命。只可惜下面的人办事效率太高。

        而当知道官银在西北被找到后,他就知道当初李涵可能真的是被冤枉的。

        所以曹德信的话,虽然会让他极为没面子,但他却没有发怒。

        西北。

        官银虽然已经都挖起来了,但是孙良志还是让人保护好现场,免得到时候京城派来的人想要调查却无从下手。

        但是唐舒觉得这坑里也没有什么线索了。如果要说线索的话,最有可能的也是他们挖到的小木盒和匕首,但是她的第六感觉得,那两样东西和官银案应该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在等待京城来人调查的时候,河道工程也没有就此暂停,只是翻地的事情倒是就这样被耽误下来了。

        但并不是因为官银案,而是翻地的工人觉得挖河道比较赚钱,所以都想要去挖河道。

        唐舒也没有拦着,反正将这里的地都翻土了也不好办,改善土囊也是一个循序渐进的工程啊。

        不过。

        “是王玮那边让人递了话。”楚三说。

        “嗯?你是说,他们不是自愿去挖河道的?”唐舒惊讶了,还有这操作?

        楚三微微点头。

        唐舒握着她的手,因为天气越来越冷,她的手现在已经生了冻疮,所以他总是会握着她的手,给她温暖。“他们要给我找麻烦,现在也就只有从这方面动手。”

        “那也太晚动手了吧。”唐舒有些无语,“难不成他以为我们是要一下就将宝泽山这里改造完成?想也知道不可能的事情啊。”

        “可能是觉的风声已经过去了。”楚荀说,“之前没找麻烦,是因为皇帝表现出对你的特殊。”

        唐舒恍然的点头,“明白了。他觉得皇帝不会一直都关注我,而现在他又一点事情都没有,可能京城那边风声也停下来了,所以他就动手了。”

        那还真的是托了皇帝的福啊。

        “没错。”

        “但是他现在应该担心自己啊,竟然还有力气来给咱们找麻烦,他有点分不清主次。”唐舒很是遗憾,“你说他这样,这个官能做的久吗?”

        “谁知道呢。”楚荀笑着说,“夫人想让他丢了官职?”

        这话说的,好像她想,他就能让王玮丢工作一样。

        “没有啊,他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人,当不当官和我也没有什么关系。”唐舒说,“再说了,就算他丢了官职,回头二皇子他们依旧可以派人过来,同样是会被找麻烦,也没有什么差别。”

        “夫人说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