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 - 都市小说 - 穿越后和王爷一起去种田在线阅读 - 第20章 、心难安啊

第20章 、心难安啊

        楚十觉得最近主子和夫人之间的关系有些微妙。

        夫人好像一只都在刻意躲避着主子。

        他将这个发现告诉了楚四,楚四只是让他们不用管。

        夫人是躲着主子没错,但主子却一点都不着急,反而乐在其中的样子。

        所以他们什么都不用管,看着就行。

        唐舒看着手中的瓶子很是满意的点头。

        其实,她也不是想躲着楚荀,可楚荀忽然那样,她一下子接受不了啊。现在想起来,心都还有些砰砰跳呢。

        老天也是恶趣味,要么不让她谈恋爱,一谈恋爱就这样生猛。

        最重要的不是生猛,是她还真的对楚胖子有感觉了。这真的是。

        要是让老白她们知道自己找了个胖子,不知道会多嘲笑自己。

        她的颜值可是最好的,难道要找一个最差的伴儿?

        这可不行。

        所以她不是躲着楚荀,而是在专心研究减肥药啊。

        要谈恋爱就谈恋爱,楚荀减肥也得减肥。

        胖子是潜力股,她心中还是有些期待的。

        将瓶子收起来,她将剩下的药材收拾了一下,然后去找楚荀。

        这几天,楚荀就是和孙良志四处走走,然后有模有样的商量着怎么挖河道,怎么将水引到宝泽山外。

        至于那些带过来的人,最后还是帮忙去挖河道了。

        孙良志带过来的这些人,可也是每天都给工钱的,总不能就让他们光坐着不干活吧?反正只要将路线规划出来,上头也答应了,他们这里也可以开工了。

        王玮倒是想提些意见,可唐舒随便在他面前晃荡了一下,他就不敢了。

        没办法,二皇子那边传信过来,让他绝对不能得罪唐舒,他在憋屈也得忍着。

        你说皇帝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王玮不知道,二皇子他们也是不知道的,所有人都知道。

        但是当皇帝决定将宝泽山给楚荀作为封地的时候,所有人都出来反对了,包括曹大人也是一样。

        楚荀现在是平民了啊,既然是平民,封地一说自然是不存在的。

        而且楚荀才被贬多久啊,皇帝就忽然要赐封地,这说明什么?这分明就是一个信号,一个皇帝还是宠爱楚荀的信号。

        这怎么行?

        “皇上,这不合规矩。”

        “皇上,楚荀如今是戴罪之身,又怎么能够赐予封地?这从古至今都没有的啊。”

        “皇上明鉴,此事万万不可啊。”

        就连大皇子他们也是站出来反对。

        “楚荀在宝泽山是去赎罪接受惩罚的,将宝泽山赐给楚荀,这不是在昭告天下说楚荀无罪么?父皇三思。”

        “父皇若真的将宝泽山赐给楚荀,恐怕会引起民愤,甚至会让有心人生出歹意啊。”

        要知道楚荀是私贩兵器而被贬,可这样大的罪名之下,皇帝也只是将楚荀贬为平民,让楚荀去种地,这虽然也是他们的意思,但这样的惩罚已经是轻之又轻。

        皇帝现在又要将宝泽山作为封地给楚荀,自然会让人多想。

        皇帝当然明白这个道理。

        “既然你们都不想将宝泽山给楚荀,那你们告诉朕,怎么挖河道引水,怎么解决西北久旱的问题?”

        顿时,刚才还激动的众人,顿时无话可说了。

        “皇上,孙大人不是还在西北和楚荀商量吗?”梁大人站出来说。

        “是还在商量,但是你们以为楚荀是真的一点计划都没有?”皇帝淡淡的说,“他是要让宝泽山绿树成荫没错,但他也可以不做。”

        一句话,天高皇帝远,反正是惩罚,也没有时间规定,如果楚荀一点都不想种地,就在西北混吃等死也是可以的。

        但是河道却是必须挖,因为他们都不愿意浪费西北那么一大块土地不用。

        而如今楚荀有了想法,办法也已经想出来的,怎么挖,他们也可以自己想,可现在怎么看,皇帝都是想要再抬举楚荀啊。

        他们有自己的想法没错,也可以坚持,但惹了皇帝不快,吃苦的也是他们。

        再说了,他们也是想将楚荀留在西北,最好是不要回来了。

        楚荀既然有想法就说明想要种地,而要改变宝泽山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皇上,楚公子的意思是?”

        “要么出钱,要么宝泽山给他。”皇帝说,“宝泽山给了他,那是给他的赏赐。”

        听到这话,众人心中一动。

        这意思是,想出引水工程的这份功劳,就用宝泽山来抵?

        这是皇帝的意思,还是楚荀的意思?

        “父皇,楚荀分明就是拿着鸡毛当令箭。”大皇子说,“引水工程是他想的没错,但是要宝泽山,他的胃口也太大了。身为父皇的子民,为父皇分忧解难,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皇兄说的没错,父皇,赏赐可以另外给,但是楚荀现在是罪人,没有资格拥有宝泽山。”

        “这是朕的意思。”皇帝看着大皇子和二皇子,深深的说。

        闻言,众人都是一愣。

        所以,这是皇帝自己的意思?

        大皇子和二皇子心中嫉妒的不行,偏偏脸上还不能表现半分。

        父皇还是宠爱那个废物。

        “皇上,这。”

        “楚荀犯罪是他的事情,唐池的女儿可一点错都没有。”皇帝说,“当初你们力荐唐舒为的是什么,真当以为朕不知道?”

        闻言,不少人都是心虚的低下头了。

        皇帝要给靖王赐婚,人选当然是他们的女儿们中间去选,可他们也不傻,靖王一点实权都没有,也不上进还有龙阳之好,他们再怎么猪油蒙了心也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入了火坑。

        而刚好,唐舒的名字不知道怎么的就出现在了名单上面,那他们当然要把握好机会了。

        所以,唐舒也算是替他们的女儿承了这飞来横祸。唐舒,确实是无辜的。

        “唐池一片忠心,不仅救了朕的命,还为百姓做了不少实事,功在社稷,他的女儿无端受这种灾难,朕心难安啊。”

        最后一句话,皇帝加重了语气。

        大皇子和二皇子相互看了看,却没有人先开口。

        以前也不见皇帝怎么关心过唐舒啊。

        说到底,还是为了楚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