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 - 修真小说 - 益在人间(我的外挂跑路了)在线阅读 - ?第200章 追击(七)

?第200章 追击(七)

        如果从天空中俯视这片大地,那么就会发现白色的针线涌动着源源不断的灵气,几乎将方圆数百米的地方全都缠绕覆盖。

        大地变白了,因为灵气。

        这天地间的一点白,并不如纸片儿一样,而是像一片针线无规则立起的森林。

        在这片白之中,有点点人影闪避混在其中,有的已经被白色的针线捆绑几乎不能动弹。

        事实在眼前,接触到这个东西会很危险!

        然而一个合道要释放出这样规模的攻击并不特别费力气,而这数百米的规模板却几乎让人很难瞬间逃窜出去。

        面对这针尖,韩三杯和姜本都只能第一时间移身闪躲。

        一个以灵巧为主的人在战斗时根本不需要辅助,他只需要一样东西,空间。

        能让他足以发挥自己优势的空间。

        但是针线密密麻麻越来越粗几乎要把所有的地方都填满。

        铛!

        韩三杯举剑劈开了一簇针线,确实劈开了,但是它们干脆分成两块从不同的角度继续进攻。

        见此情景,姜本大声疾呼:“院长,怎么要怎么做?这些东西能硬能软,能粗能细,就算砍断了,它们也不知道疼啊!”

        副院长也觉得麻烦,粼光千针功,天下怎么会有如此高级的功法。

        嗖!

        这地方已经不能待了,韩三杯快速拉起了高度,与此同时两把剑从他的手里消失不见,这时候兵器已经没有用了。

        向下看去,顾益弄出了三个方块的保护空间,一个大的,里面是他自己,两块小的,里面是那俩跟班。

        “如果要打破这东西,怕是不容易,他要消耗便干脆就消耗,姜将军,我们是有军队的,既然他躲在里面,那么就派人不断地冲锋。”

        “院…院长!”姜本都没有听他的话,而是略显惊恐的望着天空。

        他们已经在天空之中,还要在他们的上面。

        哗!

        那是这块恐怖的无边无际的巨幕,由针线密布行成的巨幕!

        “什么时候这里都有?!”

        副院长面色有变,这到底什么功法,为何能影响到天地,拥有这么巨大的规模?!

        咻!!

        无数针尖继续向他冲了过来。

        副院长一咬牙关,有些气愤,“欺人太甚!”

        随即双手十指交叉合于身前,嗡嗡嗡的灵气自他的身体里快速奔流而出,汇聚于拳头之后变连续挥出。

        还在密闭空间里的顾益弯起了嘴角,终于出手了。

        就在此时,分散的针尖忽然又开始聚集行成一条巨大的龙头之状,斗吧!

        这样的灵气碰撞太过于激烈,甚至有一种壮观,副院长嘶吼着冲向针尖,由他掌控的粉色灵气不断撞向针线巨龙!

        砰砰砰!

        砰砰砰!

        碰撞在到处发生,就像是天空中的烟火一样绚烂,撞击产生的气流能飞洒到数里之外的庐阳。

        站在人间宫仿佛都能看到远处天空之中的灵气火焰!

        然而白色所覆盖的地方始终都没有缩小,副院长的粉色虽然我的很庞大,庞大到一般的修仙者根本无法想象。

        但在针线行成的白色世界里太过于渺小!

        “这不是一般的合道!”

        副院长心头巨震,和灵气的多寡无关,而是顾益是怎么能影响到这么广阔的天地的?!

        砰!

        他的身影继续闪躲着,速度依然在,针尖还捕捉不到他,但是一针对撞之后他又开始冷静下来,不断后退着。

        至于其他人大多都被困住再也无法动弹,没人能逃得出去。

        此时的顾益,像是一尊战神!

        细线蠕动,露出顾益的半截面庞,那深沉如水的目光盯上了有些微喘的副院长。

        无数针尖依然对着他。

        “…你究竟是出自何处?”韩三杯问他。

        他大概是想知道顾益从哪里学来的这么神奇的功法。

        “小苑山。”顾益说。

        “小苑山…小苑山是什么?”

        “什么也不是,就是小苑山。”

        韩三杯忽然咧着嘴,脸上挂着艰难并有些疯狂的笑容,“忍不住出来了,这样的消耗对你来说也不小吧?”

        顾益很平静的样子,竟然应了,“是。”

        但仅此而已。

        答案是是,韩三杯感到有些意外,更意外的是顾益的表情,淡定没有一丝慌张,

        可答案明明是‘是’!

        “我最不喜欢人在我面前这样平静的嚣张了!”

        顾益则说,“都告诉你了,残血不要追。本来我是真的准备离开庐阳,你说你们干嘛要惹我呢?”

        “你杀了陛下!难道便当做没有发生过一样吗??”副院长忽然歇斯底里。

        “每天死于非命的人很多,他只是其中一个。”

        “他是皇上!大许的皇上!”

        “那又怎样?”

        “可我不想他死。”韩三杯显现出了超乎寻常的衷心,令人感动,也有些令人疑惑。

        那个死去的皇帝是个自私到极致的人,这种丝毫不为其他人考虑,甚至都不考虑这个国家的人,真的有人会全身心的效忠?

        呼!

        他忽然开始聚集灵气,从一开始这一次所聚集的灵气就比之前的更加暴躁,它们像是彩色的闪电一样激烈的碰撞着,

        “这也是我的功法,赤雷诀!”

        顾益奇怪,“它明明是粉的,你为什么说人家是红的?”

        副院长的眉毛忍不住一跳,“希望你一会儿还能这么悠闲!”

        “我等你,你快点。”

        顾益的‘吟唱时间’已过,但看起来他还需要一些时间。

        “自大狂妄!”

        “真不是这意思。”顾益缓缓伸出手掌,“我只是一直遇不到合适的对手,让我来试试合天道究竟强在哪里。”

        副院长瞳孔一缩,合天道?!

        所以这小子才能这样轻而易举的做到和天地自然融合的更加完美,甚至那些针线已经开始影响到天空大地。

        “我以为是你的灵气支撑你释放出这么庞大的针线,原来…是他们主动靠近你?”

        “不错,这大概就是合天道,我在实战运用的不多,现在看来已经有了第一个好处。”

        顾益手掌猛然握住,强横的灵起波扩向四方!

        “…此刻我所剩的灵气,比你想象中的…多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