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 - 其他小说 - 穿成八零首富福妻在线阅读 - 第154章 妈妈,什么是不会下蛋老母鸡

第154章 妈妈,什么是不会下蛋老母鸡

        魏秀儿和霍玉珍,是先哄了两娃儿吃午饭后,这才和珍姐俩人坐下来吃饭。

        俩娃儿吃饱了,知道大人要吃饭,也不闹事,一人拿着一个玩具就坐在地上玩起来。

        “秀儿,今天这事,没吓到你吧?”霍玉珍对于这一点,特别内疚,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结婚十余年,她已经不再象个小姑娘般,一点小事都会被吓着。

        但是这弟媳是真年幼呀!

        人家才刚刚二十岁呢,就被她弟‘救’来当媳妇儿和后妈,真是委屈这小姑娘了。

        “珍姐,我又不是小奶娃,哪会这么容易吓到。”

        魏秀儿咽下饭后,摇摇头,有些担忧道:“我倒是没啥,就是怕大伯他有些气大了。”

        “这一回,不知那姓董的又想闹啥事。”

        对于董思佳,霍玉珍是真头痛和嫌弃,气哼哼道:

        “以前我大伯一家在省城生活工作,一家子离我家也远着。真没想到,在一处县城生活后,我才知她居然是这种人!”

        “珍姐,有句话这么说的‘相见好,相处难’!”魏秀儿劝道:

        “反正她也不会跟咱们处一块儿,她人怎么样,也是大伯和霍成制受着,咱们最多就是被迁怒一下。最难受的,是大伯才是。”

        霍玉珍一想,还真是,低低抱怨:

        “这事儿,说来说去,得怪我大奶奶身上?算了,省得我爸听了后,又要生郁气。咱快吃饭吧~”

        毕竟是亲母,母再不好,子不言母过,这是基本孝道。

        魏秀儿也不好插嘴了,“嗯”了点头,俩人快速吃饭。

        为了先给俩娃吃饭,她俩人是最后吃的。

        而小妈和姐夫因为要带饭去卫生院,一回来就吃现成的,速度吃完了就拿饭菜走了。

        这么一早上跑来跑去,魏秀儿这破身子也累了,吃了一碗就再也塞不下,倒是累得她直想睡,霍玉珍也累。

        见弟媳妇累得眼皮都下垂了,笑道:

        “秀儿,你也累了,宝淳估计也是在等着你呢,你带宝淳先上楼午睡。今日发生这事,立钊他怕是要留在卫生院里守着,等晚点他回来了,我让他跟你赔礼哈!”

        “不不,发生这种事情,大家都不想的。”

        魏秀儿连连摇摇表示‘不用’赔礼,见大姑姐实意为她好,她就不推辞,她是真的很累啊,便直爽道:

        “那、这里就麻烦珍姐收拾了,我先带宝淳去睡一会儿。”

        “去吧。”

        霍玉珍见弟媳这般好说话,她更高兴地应道:“等我吃完了,我再收拾。”

        见弟妹带着宝淳上楼了,霍玉珍也没胃口吃。

        叹口气,将饭桌收拾好后,发现宝汐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她忙上前摸了摸她体温,确定没着凉,怜惜地在闺女脸上亲了亲,抱着她回屋午睡。

        只是,心里压着事,霍玉珍辗转十几回,都没能睡着,心里便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

        一大早,她和丈夫就带着宝汐到了老宅。

        原本她跟小妈一起做饭,说说笑笑间正开心放松呢。

        自家丈夫又老实带着俩娃儿,爸他也能享受地拿着他那旧报纸,左翻右翻的查看,乐在其中。

        可以说,在董思佳和皮巧巧来到霍家之前,霍家是一家三代相处地和乐融融……

        若是只有董思佳来,霍家人还是欢迎的。

        但是看到她带着皮巧巧来,一张嘴就说出来意,一句话就把霍家二房给震住了!

        他们家儿媳妇/弟媳妇,马上要到家门了!

        你一个大房伯母,居然带着个破鞋上门来相看,你这是在羞辱霍家呢,还是在羞辱魏家?

        霍玉珍当场就想发火,被小妈一推,丢进厨房里做饭。

        说来,最冷静的就是她家小妈了,丢个眼神给她爸,她爸立马就收好报纸,话都不说一声,就出了家门。

        而她丈夫也怕吓着俩娃儿,一左一右抱出霍家,带她们去小公园走了一圈……

        谁知道,董思佳这般不要脸,居然拿着她家大伯福利,转身就嫌弃他工作忙、不回家?

        钱有这么好赚吗?那个败家婆娘!

        原本她在夫家就一直受冷眼,若是大伯工作,被姓董的贱女人闹没了,那她要怎么办?

        想到婆母的指责,霍玉珍抱着小肚子,一时伤心地流起眼睛。

        并不是她不想给丈夫生孩子、

        而是怀不上,她又要怎么办?!

        她可以对外人强势,却无法对婆母强势起来,谁让婆母手里捏着她最爱的男人……

        与霍玉珍相反,楼上的魏秀儿,是真的累狠了。

        牵着小奶娃回房,替她洗手洗脸后,让她先回房上床,而魏秀儿在卫浴间,趁机喝了一杯纯净露,这才回房。

        俩人抱成一团,睡在红艳艳的新房里,没两下就呼吸平顺了。

        这一睡,俩人就睡了二个小时。

        魏秀儿是被宝淳嗯哼声闹醒的,一听到宝淳迷糊间的嗯哼,她马上抱着她跑向卫浴,嘴里还道:

        “宝淳等一下,咱们先去厕所!”

        也幸好她醒睡了,她这刚给宝淳脱下小裤子,宝淳就撒尿了。

        洗了手,魏秀儿抱着宝淳回屋时,她人算是醒来了。

        惦记着卫生院的霍立钊和霍家大伯,她先去洗漱。

        再回房时,就见宝淳安静的坐起身,揉着眼睛一直唤“妈妈”,她心一软。

        “宝淳乖,妈妈在这里,怎么不睡了?”

        魏秀儿大步凑近她,笑意满满地亲了亲她小脸,“放心,以后妈妈要是离开,一定会跟宝淳说的。”

        “嗯嗯,妈妈快嫁给爸爸了!”

        霍宝淳可记得爸爸的话,距离一号没几天了。

        她最近小指天天数着日历过,有时还偷偷多撕了两页,被奶奶训了一回后,她才不干这蠢事了。

        “对,宝淳真棒。妈妈教宝淳刷牙,好不好?”

        魏秀儿注意到,小妈在卫浴里,挂了两条写了名字的新牙刷,正是宝淳和宝汐的。

        “嗯嗯,宝淳、棒棒!”

        确实很棒。

        小奶娃站在椅子上,高度正好看到对面的镜子,魏秀儿就站在她身后,握着她小手,一边教她刷牙,一边说明刷牙的上下顺序……

        趁着小奶娃矮小视觉看不见,魏秀儿给她倒了小半杯的纯净露,让她喝完,俩人才牵着小手下楼。

        楼下静悄悄的。

        魏秀儿不想吵到大姑姐和宝汐午睡,便牵着宝淳来到小院子走几步路,活络下慵懒的身体。

        小院子虽小,周边靠墙处种着花花草草。

        不是什么名种,单纯就是野花野草,看着满地绿意,人的心胸都能宽广起来,一股生气勃勃浮现在眼前……

        母女俩人牵着手还没走几圈,魏秀儿手就被宝淳突兀用力握住,只见小奶娃仰着小黄脸,纠结地问向她:

        “妈妈,什么是不会下蛋的老母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