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 - 其他小说 - 宠妃翻身宝典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八章 且说且珍惜

第三百零八章 且说且珍惜

        胤禛并没有阻止胤祥,自打一废太子之后,他便逐渐展露出自己的野心。

        别看他在康熙面前永远摆出一副不争的模样,可有的时候不争即为争,毕竟其他几个争得太过,留下他这个孝顺又知分寸的儿子,总能得一两分好感。至于其他的兄弟,他并不认为其他人上位他就一定能得其重用,且这人一旦尝试过自己做主的滋味,就再难心甘情愿地听从别人的命令。

        “不要冲动,有些事需徐徐图之。”胤禛拦着胤祥,不是想罢手,而是不想打草惊蛇。

        胤祥看向胤禛,有些不懂地道:“四哥,眼下太子再次被废,其他人肯定都上赶着瓜分太子的势力,四哥若是不动,岂不是坐等他们增强实力。”

        “爷自然知道这一点。”胤禛叹了口气道:“可你想想皇阿玛,他会冷眼看着老八他们坐大,又或者看着他们在他面前斗个你死我活吗?皇阿玛是个心有成算的人,太子若不是做了什么让他无法忍受的事,为了平衡他也不会在这个时候二废太子,可惜太子太着急了,去年谋算不成,就应该低调隐忍一些,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磨光了皇阿玛最后的耐心,断了自己最后的生路。”

        “老十三,爷明知皇阿玛会因此而迁怒,就更不能让你再凑上去,至于三哥、八弟他们,既有那个心思,就该承担一定的风险,而且不到万不得己,爷手上不想沾兄弟的血。”胤禛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神里透着一丝从前没有的光亮。

        胤祥站在他身旁,看着他这模样,心中一阵火热,甚至暗地里认为为君者就该有四哥这样的气魄,至于外人对胤禛的评价,他觉得那都是污蔑。

        之后两人本是想出宫回府的,谁知刚走到半路就被德妃的人给挡住了去路,说是德妃请胤禛过去小坐。

        “小坐?”胤祥看了胤禛一眼,便道:“行了,爷也很久不曾去给德妃娘娘请安了,今儿个正好,爷跟着一起去永和宫给德妃娘娘请个安。”

        “这……”小太监也没想到会遇上胤祥,更没想到他会主动提及去永和宫的事,一时竟怔在当场,不知道好该怎么回应了。

        “怎么?爷还不能去了。”胤祥最讨厌的就是德妃那副自以为端庄温柔的嘴脸,明明比谁都刻薄,偏偏还得装出一副好人样,也不知道恶心谁。

        他不是德妃亲子,只是养在永和宫,平日里虽然没有什么苛待,但德妃对胤禛的有多过分,长眼睛的人都能看到,不然皇阿玛不会下那样的命令。他本以为时间长了,德妃就消停了,再不会为难四哥了,现在看来倒是他把德妃想得太要脸了。

        “行了,前面带路。”胤禛看了胤祥一眼,直接对跪在地上的小太监吩咐道。

        “是。”小太监想必也知道这是最好的结果了,半点不敢耽搁,爬起来就往前跑。

        “四哥,德妃娘娘这是想干什么?”胤祥看着面无表情的胤禛,低声问了一句。

        “去了就知道了。”胤禛没有多说,他心里清楚德妃的打算,也没想顺她的意,可就算如此,他也不能当众打德妃的脸。

        此时此刻,胤禛第一次也是打从心里意识到德妃这个生母已经成了他的阻碍,如今他还没有继位,有些事遮遮掩掩的倒也能带过去,可他若是顺利继位了,德妃这个生母便是太后,她是不能插手朝政,可仔细一想,她能做的事并不少。

        带着这样的想法,胤禛和胤祥一前一后进了永和宫,德妃听到动静,抬头往前一看,就见胤禛和胤祥一前一后地走了进来。

        “你如何来了?”德妃略显诧异地问了一句。

        “许久未曾给娘娘请安,今儿个刚好遇见,便想着跟四哥一起过来给娘娘请个安。”胤祥微挑眉梢,越发觉得德妃召胤禛过来是别有用心。

        德妃是真没想到胤祥会跟胤禛在一起,且还一道来了永和宫,眼见两人恭恭敬敬地冲着自己的请安,她也不过片刻功夫,便恢复了往日的端庄。目光扫向一旁的胤祥,拿帕子压了压唇角道:“你的心意本宫知道了,行了,本宫还有话要跟老四说,你就先退下吧!”

        胤祥瞧着德妃这理所当然的模样,嘴角微撇,脸上却扬着一抹笑意道:“娘娘有话请说,我刚跟四哥约好一起去喝酒。”

        他的意思很清楚,有话可以说,想让他腾地方,那就不要想了。眼见德妃望向他,胤祥一点都不觉得尴尬,相反地灿烂一笑。

        “这酒什么时候都可以喝,现在本宫有些体己话要同你四哥说。”德妃刚才还算客气,现在只差没有直接让胤祥滚出永和宫了。

        事实上,自打开府之后,胤祥就很少再回永和宫了,就算过来,那也是碍于德妃是永和宫宫主,他又是从小在永和宫长大的。可真要说他们之间有什么感情,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难道娘娘要说的话胤祥不能听?”胤祥不动如山,那模样好似没听懂德妃话里的意思一般。

        胤禛和胤祥打小关系好,就算中途各自有了自己的小心思,最终还是又走到了一起,他知道他这么做都是为了维护他,自然不会拆台,毕竟德妃之于他,如同鸡肋——弃之可惜,食之无味。

        如今瞧见她这作派,便知她要说什么,胤禛见她眼露不耐,不由地对胤祥使了个眼色道:“十三,你先到外面等爷片刻,爷很快就出来。”

        胤祥瞧见胤禛这表情就知道他是不想他掺和进去,便道:“也好。”

        德妃揉着自己的太阳穴,等胤祥退出去之后,她微微调整一下自己的心情,一脸慈爱地看着胤禛道:“近来发生了不少事情,额娘虽然插不上手,却也盼着你们兄弟能团结友爱。”

        “额娘知道从前因着额娘不够关心的关系,给咱们母子之间造成了不少误会……”

        “额娘是真心知道错了,也是真心想要补偿于你的……”

        从胤祥出去之后,德妃就再没停过嘴,从过去讲到现在,从认错讲到弥补,一桩桩一件件,是真用了心,但真正被关心的人却永远都不是他。

        德妃似察觉到胤禛的反应并没有一如她想象中的那般感动,声音不由拔高了几分:“老四,你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你还要跟本宫这个额娘生分不成,又或者你这是要本宫给你跪下道歉!”

        “娘娘言重了,爷并没有这个意思。”面对德妃下意识的逼迫,胤禛捧着茶盏轻呷了一口,态度不远不近,犹如对待一个陌生人,毫无情绪波动。

        “你……,好,既然你没这个意思,那就当本宫求你,帮帮你十四弟如何?”德妃看着胤禛这油盐不进的模样,恨不得将一旁的茶盏直接掷到他脸上,可是她心里更清楚,太子再次被废,老十四的机会近在眼前,她不能因为自己一时不愤就坏了儿子的大事,至于胤禛从什么时候称呼她为娘娘而不是额娘的,她真的一点都不在乎。

        “帮十四弟?”胤禛反问一声,一双狭长的凤眼里满是冰寒,“这话从何说起?”

        德妃最讨厌的就是胤禛这好似高高在上的模样,总是不自觉地让她想到自己当宫女时的情景,可今时不同往日,有些事她得忍,“老四,有些话额娘说的很明白,而且你自己心里也有数,你十四弟出息了,你以后也有好前程。”

        前程?这算什么前程?就凭老十四,如何能让皇阿玛另眼相看,又如何让兄弟们心服口服。胤禛捧着茶盏细细摩挲着,突然冷笑一声,转头看向德妃道:“娘娘好算计,可爷却不愿意蹚这趟浑水。”

        他能为自己而争,为自己而斗,甚至接受自己的失败,却半点不想为胤祯付出,毕竟他还不想为别人变成一个笑话。

        “老四,有些事情还是想清楚了再说,毕竟机会来之不易,咱们还是且说且珍惜的好。”德妃深吸一口气,双眼微闭,等再睁开双眼的瞬间,说出的话却隐隐带着一丝威胁。

        “多谢娘娘指点,爷还有事,就先告辞了。”胤禛完全不惧德妃的威胁,更不会再像从前那般纵着她顺着她,起身就走,完全不给德妃反应的机会。

        德妃的确是他的生母,可生母并不能决定他的命运,更何况德妃于他早已变成了陌生人。

        走出主殿,见着胤祥,胤禛打个手势,兄弟二人一前一后,很快就消失在了永和宫,而起身追出来的德妃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气得恨不能咬碎一口银牙。

        今天的事没完,既然好说好劝起不了作用,那她不介意动手给老四一个惨痛的教训。

        德妃想到这里,眼神一闪,想要达到目的,用些手段无可厚非,毕竟她早已有言在先,是他不顾她这个额娘的脸面,执意拒绝的,到时真动起手来,结果如何,都怨不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