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 - 言情小说 - 家有悍妻怎么破在线阅读 - 第2246章 倾诉

第2246章 倾诉

        沉默了下,清舒道:“若是不想嫁,那就不嫁吧!”

        小瑜摇头道:“不嫁,那我死了以后葬哪里?葬入封家祖坟,就是我大哥同意我也没这脸;葬关家祖坟,关家人同意我都嫌晦气。”

        清舒没想到她心里藏了这么多事。

        小瑜一边将心里藏着的话说出来,一边狂给自己灌酒。

        喝得太多的酒小瑜上了头,拉着清舒的手一边哭一边说道:“清舒,我跟他八年的夫妻,半点不顾念往昔的情分转头就另娶他人。清舒,你说他怎么就能那么狠心呢?八年啊,就是养一只阿猫阿狗都有感情了,他怎么能那么对我呢?”

        清舒叹了一口气。她还以为小瑜是真的彻底放下了,原来不是真正放下只是学会了掩藏心思。

        “别想了,以后你会过得越来越好的。”

        小瑜重重到了点了下头,都差点磕到了桌子:“你说得对,我会越过越好让他将来后悔,后悔嫌弃我。”

        哪怕过去快三年,只要一想起关振起嫌弃的目光她的心就跟针扎了似的疼。只是为了不让身边的人担心,她将这些痛苦埋藏在心底的最深处。

        “不用将来,他现在就已经后悔了。”

        小瑜仰着头说道:“你说什么?”

        “殷家的人仗着关振起的势用下作手段谋夺别人的产业,关振起为了殷静竹将这件事压下去了。本来他在海州这几年表现得很不错,今年考核后能更上一层,可因为这事此次升迁无望了。”

        小瑜的酒意去了大半,紧抓着清舒的手说道:“你说的是真的?”

        “我骗你做什么。这只是刚刚开始,他这般护着殷静竹,殷家的人肯定会变本加厉地敛财。若是闹出大事,他脱不了干系的。”

        小瑜大怒,说道:“他是沐晨三兄弟的爹,若是他获罪几个孩子前程都要受影响。这个王八蛋,为了殷氏竟连孩子的前程都不管。”

        犯官的后代是不能参加科举以及入军中博取前程的。要三个孩子被他带累,小瑜非掐死他不可。

        清舒摇头说道:“丢官弃职倒不至于,但他的仕途会大受影响。就像这次因为殷家的事没能往上升。”

        官场上,比别人慢了一步可能这辈子都赶不上了。

        “你怎么知道这事吗?”

        清舒看着她说道:“我是干什么的你忘了?他若知道殷家的人阻了他的前程,肯定会后悔的。”

        小瑜笑了,笑的声音越来越大,笑到最后匐在桌子上说道:“清舒,这是他的报应,报应。”

        说完,举起杯子道:“这么高兴的事,咱们干一杯。”

        清舒与她碰了杯,没等喝就见小瑜将酒一滴不剩都喝完了:“痛快,清舒,咱们再来一杯。”

        接连喝了三杯,小瑜就趴下了。

        清舒朝着外头说道:“莫琪、红姑,小瑜喝醉了,你们进来下。”

        看着醉得不省人事的小瑜,莫琪什么都没说带着她会郡主府了。当家做主就这点好,哪怕喝醉了也人念叨。

        红姑轻声问道:“夫人,郡主刚才与你说了什么?又哭又笑的,我跟莫琪姑姑在外面担心得不行。”

        “她心里难受,借着酒劲与我倾诉。”

        红姑愕然,说道:“不是说卫大人明天会上门提亲,怎么还难受?难道郡主不想嫁给卫大人。”

        清舒点了下头说道:“她不想嫁人,但不管她如何努力还是有许多人嘲讽她是弃妇,她自小就好面子受不了这样的冷言冷语。而且,她也不想让封夫人跟着被人非议。”

        红姑轻声说道:“郡主不仅管着文华堂名下生意日进斗金,那些人眼红嫉妒故意用这种方式贬低她。”

        “小瑜又岂能不知道这个道理,但她自尊心强很介意这事,而且关振起那般干脆地和离再娶也深深地刺痛了她。”

        “郡主不是已经放下了吗?”

        “八年的夫妻,又生养了三个孩子,哪能那么轻易地放下。”

        之前只是觉得卫方值得嫁她才劝说小瑜,现在知道她的心思觉得这步棋走得很对。嫁给卫方有了新的家,过往的那些伤痛也会渐渐地抚平。

        红姑很是疑惑地问道:“结发之妻说不要就不要?夫人,你说男人怎么这么绝情呢?”

        这个清舒也无法回答了。

        因为只请了一个时辰的假,所以清舒还是回了飞鱼卫,一直到下差的时间到了才回家。

        到家以后她才知道符景烯已经回来了,清舒很奇怪地问道:“今日怎么回来得这么早?”

        符景烯笑着说道:“今日没什么事就早些回来了。怎么,孝和郡主都答应卫方的求亲,这么大的喜事你怎么好像不高兴?”

        “小瑜中午找了我去福运楼喝酒,喝了几杯后就抱着我哭。”

        说到这里,清舒都有些难过。

        符景烯一点都不意外,说道:“她心里还有关振起,现在要另嫁他人难受也很正常。”

        清舒非常意外,说道:“你竟知道?”

        符景烯失笑,说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孝和郡主当初和离一是因为皇后与你的劝说,二也是想借此逼迫关振起放弃殷静竹,却没想到关振起竟那般干脆地和离。”

        清舒却不赞同这话,说道:“刚和离的时候她心里确实还有关振起,等他再娶以后就只能恨没有爱了。”

        “没有爱,哪里来的恨。”

        清舒竟无法反驳。

        符景烯说道:“当初我很担心她会一蹶不振,然后影响到三个孩子。没想到她竟听了你与皇后的劝说,为了让孩子健康成长竟将这股恨忍下了,这点让我刮目相看。”

        封小瑜若过的不好,清舒也要跟着受累,所以他也关注着。

        清舒却不觉得意外,说道:“女子本弱为母则强。为了孩子小瑜连命都能豁出去,更别说这点委屈了。”

        符景烯嗯了一声到:“也是她的付出三个孩子才那么心疼她,也都护着她。反观关振起,三个孩子都与他离了心。”

        现在孩子还小不显,等再过些年关振起就知道父子离心那滋味有多难受了。不过路是自己选的,到那一步也是他自作自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