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两百章 终章、后记

第一千两百章 终章、后记

        贺拔岳死了。

        他比魔宗还要强大,然而他被人所知的强大到他离开世间的时间却太短。

        以至于在世间所有人的感知之中,南天三圣是一个时代,魔宗也是一个时代,但他却是一颗流星。

        这颗流星太过耀眼,然而转瞬即逝,以至于当他出现的时候,整个世间都感到不安,但当他很快消失时,整个世间却似乎已经彻底遗忘了他的存在。

        他的存在,似乎也并没有给这个世间带来什么变化。

        南朝和北魏,热烈的春天真正的来临了。

        由南往北,就如当年的灵荒到来的顺序一般,各种繁花次第开放。

        南朝和北魏的边境在热烈春意的簇拥下,也彻底的平静下来。

        南朝和北魏的人在这个春天里都分外的愉快。

        有着林大将军和元燕的关系,有着关陇大战之中的联手,在今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南朝和北魏应该不会再启战事。

        ……

        很多天以后。

        一艘小船穿过波光粼粼的海面,来到了魔宗和牧羊女相逢的那座小岛。

        王平央上了岛。

        他走到了魔宗躺了很久的那片山坡,然后轻易的看到了羊群,看到了赶着羊群的那名牧羊女。

        那名牧羊女看到了背着九幽冥王剑的王平央。

        她怅然若失。

        她接着隐约知道了什么,她的眼圈红了。

        王平央也知道她猜出发生了什么,他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这名牧羊女,认真的行了一礼,然后道:“他已经无法来了,但他很想来长居此处,所以他离开世间之前,请求我来一趟这里,告知你这件事情。”

        牧羊女的眼角有晶莹的泪珠落下。她点了点头。

        然后让王平央坐了下来。

        她给王平央做了奶茶,然后请求王平央告诉她魔宗的所有故事。

        王平央没有隐瞒,他将有关魔宗的一切,从光明圣宗的盗器者和背叛者开始,到他成为魔宗,到他到海外,到他归去,到他离开世间,他所知的所有一切魔宗的故事,他全部告诉了这名牧羊女。

        “他曾经想让我和他一起上岸,但是我并没有,因为我觉得纠缠他的事情太多,或许我在这里,他反而能够回来,但还是没有能够回来。”

        牧羊女听完了这些故事,她认真的想了想,然后请求王平央带她回南朝,她想要去亲眼看一看他存在过的那方天地。

        王平央点头应允。

        “这是他的东西。”牧羊女将一个用布包裹的东西递给王平央,作为对王平央的感谢。

        王平央接触到这个包裹的瞬间,他便震惊起来。

        他感到了龙的气息,他没有想到,魔宗还在世上留下了这样的东西。

        ……

        深春里的南朝边境线上,陈霸先接到了一封信笺。

        这封信笺来自于南朝建康。

        他展开这封信笺,神色凝重起来,接着他的嘴角便泛出一丝莫名的苦笑。

        这封信是韦睿的亲笔所书。

        萧衍也已经离开了世间。

        韦睿的身体很不好。

        他或许在世间的时间也已经不久。

        这封信的内容是军方和南朝权贵们共同商议的结果。

        他们要他返回建康接替萧衍的皇位。

        陈家在南朝作为仅次于萧家的存在,自然也在过往的很多年里尽心尽力的争夺着权势,但那张皇位,之前他还没有真正的想过。对于这张皇位,他似乎也是一个处在很边缘的人。

        然而这命运便真的很奇怪。

        在达尔般城的那场战斗里,他似乎也只是个很边缘的人物,但那片起到很大作用的令牌,却偏偏在他手中。

        而此时,他却偏偏成了这些人选定的皇位继承者。

        ……

        此时在北方,一座学院正在落成。

        贺兰黑云在这座学院里种下了一些花草。

        这座学院是北魏皇帝为她所建。

        不过院长不是她。

        院长是高尽欢。

        不久之后,南方的南天院也将重新休憩,重开。

        院长是于积射。

        无论是各宗各派的修行典籍,包括幽帝的那些传承,都会没有区别的传授给学院的学生。

        术无好坏,关键在人。

        ……

        锡山,桃花比任何花开得都更艳。

        鼋头渚的小岛上,来了一些踏青的年轻人。

        这些年轻人之中,男的都很精神,女的都很美丽,比盛开的桃花还艳。

        岛上一些采茶的妇人看着这些年轻人,心中却渐渐有些奇怪。

        刚刚似乎没有什么载人的船靠岸,这些年轻人又是怎么到了岛上?

        林意和萧淑菲执手而立。

        两人身后是花林,前方是湖水。

        风景无限好。

        眼中尽是美好,人间便都是美好。

        ……

        暮时,建康城里的佛寺里响起了很多诵经声。

        整座城平静安好。

        小桥边洗菜的妇人看着挑着农具回来的丈夫,露出了羞涩而美丽的笑容。